嗨嗨!這裡阿谷
文風百變怪
榮純小太陽親媽/偽
雜食媽媽粉
兒子開心什麼都好
&剛入坑刀劍的嬸嬸

【澤中心】跑跑薑餅人

#澤村的聖誕特輯(都跨年了啊你……

#沙雕系列

----------------

  從前從前,在一個名為「青道」的小鎮上,老爺爺、老奶奶與他們的大狗,兩人一寵住在一個叫做「青心寮」的小木屋裡。


  『奇怪?誰在說話?』


  有一天,老奶奶做了一個薑餅人。她將蜂蜜色的糖果當作眼睛,用巧克力醬畫了頭髮,還給薑餅人畫了個大大的笑容。

  站在一旁看著的老爺爺想了想,用糖霜給薑餅人畫上了衣服,還用藍莓醬做點綴。

  大狗看兩人在做薑餅人,便好奇地湊過來,問道:「你們在做薑餅人啊?看起來挺不錯的嘛!」

  老爺爺只是點了點頭,透過墨鏡看著在烤箱裡的薑餅人...

【降澤】相手以雪(下)

>澤村視角

>前文→【降澤】相手以雪(上)

>後文→【降澤】被馬踹過的御幸一也

>後文的後文→【降澤】是誰說競爭對手就不能感情好?

----------------

  「榮純。」


  最近降谷很奇怪,不知道為什麼堅持一定要叫他的名字,還要叫他也改稱降谷為「曉」。

  又一次在走廊上遇見,澤村立即轉身就走,說服自己忽略降谷那受傷的眼神。

  可是自己也很奇怪啊……為什麼叫不出來?澤村糾結地想。

  那種詭異的羞恥感到底是怎麼回事啊?明明小春、金丸丸,甚至連期間限定的洋一都叫得很順口,為什麼就是叫不出……那個字。

  這奇怪的認知讓他最...

【降澤】相手以雪(上)

>降谷視角

>後文→【降澤】相手以雪(下)

----------------


  你聽過,雪落下的聲音嗎?


  「喂降谷!你到底投不投啊?」

  聽見御幸語帶疑惑與不滿的呼喊,降谷瞬間回過神,用有些抱歉但完全看不出來的表情向御幸點了點頭。

  「那就別發呆了啊。」幸好御幸早就習慣了降谷的面無表情,有時候他還覺得自己真是個好前輩,要是換做其他人,怕是早就對澤村和降谷這兩個很不給前輩面子的後輩擺臉色了吧。

  不知道御幸心中所想的降谷只是重新抹上止滑粉,然後抬起腿──


  不過就算知道了,他也不會有什麼想法吧。...


【倉澤】給貘吧

>時間:增子前輩搬離五號室,淺田還沒搬進來

>難得弱氣的倉持前輩(話說我真有想過要不要標澤倉,不過還是算了

>大概算這篇→【倉澤】過度保護者 的後續吧

----------------


傳說中,貘是一種會吞食噩夢,帶來吉祥的妖怪。

作噩夢後說:「給貘吧。」就是指不想再作這樣的夢,希望貘能把噩夢吃掉。


  貘啊,貘啊,帶走了惡夢,帶來了吉祥,卻無法……讓人作個好夢。


  「……前輩、倉持前輩……前輩快醒醒!」

  倉持猛地睜開雙眼,喘著粗氣,又因過於刺目的燈光而重新閉上眼睛,呻吟著瞇眼適應突來的光亮。...

【澤中心/ABO】宣示主權

>柏拉圖式ABO(其實不是但真的沒肉

>主CP為克里澤,不過有可能有其他人箭頭澤村(是你們說想看澤村後宮的

>本篇含設定→【澤中心/ABO】透光

----------------

  上次的事件結束後,即便教練們有意識的低調處理,澤村是Omega的秘密還是在一軍裡傳了開來。不過也僅有一軍知道而已,這大概算是大夥兒不需言語的默契吧。

  一旦知道澤村是Omega,大家就有意無意地提升了對他的包容度,總忍不住想對他好一點,但他們也知道不可以做得太明顯,要不然一定會被其他人發現。目前,他們就維持著一種大家對澤村的態度似乎較之前寵了一點,但好像又沒有的微妙平衡中。

  另...

【澤球】超喜歡的啊──!!!

>日綜《未成年の主張》梗

>(超)沙雕小段子

我要將各種澤村冷CP發揚光大!

----------------

【東京.青道高校】


  「媽媽請放手吧!!!我愛你但是我不想被說是媽寶啊!我想交女朋友啊──」


  底下的同學忍不住大笑。青道棒球部的各位紛紛抱著肚子笑得很痛,他們沒想到原來他們學校居然有這麼多好笑的人。可惜之前他們因為忙著訓練,沒有聽說節目組要來他們學校的事,不然就推澤村去報名了,一定效果滿分。

  「呼,笑死我了。」倉持摸了摸肚子,平靜了下心情,接著轉頭看向也同他一樣笑得誇張的御幸。「話說,今天都還沒有人告白唉,應該會有吧...

【御澤】說說那些關於吉祥物跟我搶男友的故事

>小情侶約會被玩的故事

>日職名捕御幸X高三退役澤村

>好像跟棒球有關係又好像沒有(?

>好像跟御幸有關係又好像沒有(??

>御幸中途掉線(???

#御幸生日快樂!!(第二次

----------------

  御幸生日那天,由於本日主役表示不想大肆慶祝,所以兩人約好一起去看球賽,接著再去吃頓飯簡單慶祝就好。

  已經進入阪神虎快一年的御幸雖還沒進入一軍,但天才的名號和當年青道打進夏甲正捕手隊長的稱號可不是喊假的,最近球隊已經隱隱冒出有要讓他升上一軍的風聲了。今天也是正好所屬球隊沒有比賽,不然他要申請假期還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考慮到地利的因素,今天...

【御澤】奶油味的生日願望

>小隊長的福利時間(有沒有一種終於的感覺?【喂!

>時間是御幸二年級秋大後

#御幸生日快樂!(把澤村送你啦!

----------------


  「御幸/隊長生日快樂!」


  剛踏入食堂,御幸就被幾聲有點參差不齊的響亮拉炮聲震住了腳步,愣在原地陷入了驚愕之中。

  「怎麼樣隊長?驚喜吧!」殊不知不只是驚喜還有點驚嚇的澤村興奮地湊上前,為御幸戴上了一頂可笑的生日帽,然而御幸還是有點茫然加無措的感覺。

  或許是御幸受到驚嚇的反應太過有趣,大家忍不住開始調侃他。

  「御幸,你那表情也太好、有趣了吧!」明顯想說好笑但礙於本日主役最大的面...

【團寵澤】柴犬澤村的青道日常.附錄

>前文:【團寵澤】柴犬澤村的青道日常

此篇為之前有一些沒能寫進去,或是之後想到的小故事的合集

----------------

【澤村的場合.挑食】

  今天,青道棒球部的眾人原本正安穩地吃著早飯,直到──

  「嗷嗚──」

  他們棒球部的柴犬部員發出如狼嚎般衝天的悲鳴。

  「怎麼了啊?」就坐在澤村身邊的克里斯愣了一下後起身走到牠面前,看著小柴犬伸出前腳掌想將嘴裡的東西挖出來的可笑模樣,不禁覺得有點好笑。

  克里斯低頭看看碗裡的食物,「我看看……是納豆啊,澤村你不喜歡納豆嗎?」

  「真稀奇,澤村你居然也會有挑食的時候!」

  「納豆?你不是日本狗嗎?居然會討厭...

【御澤】宣布之後

>御幸視角

>還是青春期躁動的男子高中生故事(你們知道的嘛!

>前文→【御澤】夢醒時分

#再次慶祝榮純成為ACE!依然瘋狂為兒子打call!

----------------

  「御幸!等等要一起去揮棒嗎?」

  「啊、晚點。」

  隨意向身後揮了揮手,也沒確切地回答到底是要還是不要。御幸的腳步略微有些急促,額角滑落汗滴,或許是因為不久前才泡過澡的熱氣還未消散,也可能是由於某些說不清道不明的慾望所驅使。

  一路向宿舍進發,路上遇到許多人。不少人疑惑於御幸彷彿有什麼急事要處理的速度,就連偶遇拿著球棒出門的倉持,被對方叫住似乎有什麼事要說,也被御幸隨意打發走了...

© 谷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