嗨嗨!這裡阿谷
文風百變怪
榮純小太陽親媽/偽
雜食媽媽粉
兒子開心什麼都好
&剛入坑刀劍的嬸嬸

【澤中心】誒我說,澤村他最近是不是交女朋友了?(下)

>想像力豐富十足的青道日常

>前篇:(上)

----------------

  「我們是不是太衝動啊?」跟著大夥兒快速吞完早飯,迅速回寢更換裝備集合的金丸此刻理智終於重新上線。

  東條笑著拍拍好友的肩膀,說道:「信二,我覺得大部分的人只是覺得有趣,然後對澤村抱有一點愧疚感,想看看能不能幫上什麼忙而已。」

  「你是說捐助奶粉錢嗎?」

  「不是......」東條和金丸冒著冷汗望向惡趣味爆棚的春市。

  「開玩笑而已不用那麼緊張。」春市呵呵笑道。

  「呵呵,還真好笑啊小湊......」

 

  與陷入尷尬氛圍的二年級不同,一年級的新生們倒是興致勃勃地討論著關於澤村最近會固定在假日出門,以及做出奇怪舉動的真實原因。

  「澤村前輩畢竟不是那種人,所以即便他真的是去買嬰兒用品,說不定也是買來要送給親戚的吧?」淺田認真的為自家同寢前輩正名。

  「該不會,澤村前輩要當哥哥了?」由井突然冒出腦洞。

  「哈哈!應該不可能吧?如果澤村前輩要當哥哥,那前輩應該會興奮得到處宣傳,鬧得人盡皆知吧!」瀨戶立刻笑著推翻由井的猜測。

  「沒錯。」光舟難得附和。

  「搞不好是送給女友的親戚。」

  「對對!也有可能。」

  「也有可能澤村前輩真的要當爸爸了,那是買給他小孩的。」

  幾位一年級直盯著依舊面無表情的結成,因為他突然的語出驚人以致眾人無法立刻反應。

  「那個,我說結成啊......」九鬼打著哈哈,「你可以一次說完嗎?」

  「嗯?」結成眨了眨眼,表情疑惑。

  由井打破尷尬笑說道:「話說,即使澤村前輩真的不小心當爸爸了,他的行動也並不像是個不負責任的糟糕男人,感覺反倒會是個好爸爸呢!」

  「......不知道為什麼,竟完全無法反駁。」

  眾位一年級此刻終於了解,被澤村前輩稱為天使的男人,或許真的是天使也說不定。

 

  不對啦!不管怎麼樣現代在這個年紀當爸爸都是很糟糕的一件事吧!?

 

  另一旁,三年級的氣氛倒是輕鬆許多。

  「喂我說!你們真的認為澤村是那種男人嗎?!」

  倉持十指交叉,將後腦勺抵在雙手上,一臉不以為然地說道:「冷靜點啊阿園。我是不認為蠢村那個小混蛋會鬧出人命啦!身為他的同寢前輩我自認為還挺了解他的,不過就一個笨蛋而已,不會做出那種事的。依我看,嬰兒用品大抵是為認識的人或親戚買的才對,不過──」倉持轉瞬瞇起眼,露出如獵豹般獵殺獵物時的兇猛神色,「如果那傢伙真的交了女朋友,還不向上級稟報,那就別怪我對他不客氣了。」邊說倉持還邊扭轉手腕、活動指尖,一副準備好要開啟調教模式的樣子。

  「我看要冷靜的是你才對吧。」前園吐槽道。

  「無論如何,我們還是得弄清楚澤村最近都在做什麼才行呢。雖然不覺得他的行動會影響訓練,但還是確認一下會比較讓人放心,以防他需要幫忙卻沒和我們說,御幸你說呢?」渡邊輕笑出聲,看向御幸。

  御幸將右手食指彎曲抵在唇前,皺著眉頭沉思,「阿邊說得沒錯,如果澤村他真的交了女朋友那就太糟糕了,要想辦法讓他們分手才行。」

  「......御幸,我並沒有那種意思。」

 

  無論如何,反正大夥兒就在吵鬧中到達了傳說中的那間嬰兒用品店。不過可能是在路上浪費的時間太多了,他們並沒有在店裡找到澤村。

  正當大夥兒不知該如何是好時,降谷戳了戳身旁春市的肩膀,待他疑惑地回頭,降谷伸出另一隻手指向不遠處一個販賣鯛魚燒的店家。

  「怎麼了嗎降谷君?」

  「那個人,是榮純嗎?」

  「嗯?」春市凝神看向站在攤販前,手上提著一個標有嬰兒用品店logo的袋子,正伸手從錢包裡掏錢給老闆的棕髮男子。再仔細一瞧,那背影的確熟悉,加上對於對方身上的著裝隱隱有些印象。不過直至看見側顏,春市才完全確定了那人的身分確實是他的好友。

  「啊!那的確是榮純君呢!」

  隨著春市的驚呼,大夥兒才發現了他們所要尋找的人,紛紛學起電視上演的那樣自以為躲得很好,實際卻很明顯又充滿破綻的跟蹤。

  對此,一些早已看透一切,智商在線的人表示──沒關係,反正澤村很遲鈍,他們不會被發現的。

 

  所謂的跟蹤,就是只要不被目標人物發現就成功了啊!(๑•̀ㅂ•́)و✧(不對!)

 

  總之,大夥兒就這樣一路跟(尾)蹤(隨)著澤村走到一處似乎是住宅區的地方,並於一戶人家門前停下腳步,按下了門鈴。眾人看著澤村和對講機說了些什麼,不一會兒大門便從裡面開啟,接著一位看起來十分年輕、且似乎即將臨盆的女性表情驚喜地出現在他們的視線之內,招呼著澤村進門。

  「到底在說什麼,聽不到啦!」

  「不要推我啊!」

  「噓──安靜點,你們想被發現嗎?」

  大夥兒推推搡搡的往前擠,但就是聽不到兩人的對話。直到看到兩人進了屋子,門再次被緊緊闔上,大夥兒也只好停止推擠,在外面耐心等待。

 

  至於澤村那邊,實際上的情況是這樣的。

  「啊!奈奈姐姐,你小心點啊!要多注意自己的身體!」澤村貼心地闔上房門,將鞋子脫下擺好,踏進玄關。「對了,這是我送給寶寶的禮物,因為我忘了問性別,所以在班上女生的建議下,我買了安全的黃色。」

  奈奈一臉好氣地說道:「真是的,就跟你說不用每個禮拜都來啊!還帶什麼禮物,錢是拿來吃飯的!」

  「唉呀!我就想送嘛!而且爸爸、媽媽、爺爺也叫我替他們送個禮物,還給我打錢了,所以這錢本來就是要給寶寶花的啊!」澤村調皮的吐了吐舌。

  「你喔!」奈奈總算接過袋子。

  「姐姐你看看適不適合,我可是問過很多人的意見呢!」澤村催促著奈奈打開袋子。

  「好、好,是小榮認真選的就一定沒問題的,姐姐相信你。」奈奈笑著打開袋子,驚呼道:「唉呀!這衣服質料看起來真不錯呢......嗯這個粉色的小熊娃娃?誒這個CD,封面是幼兒晚安曲?我說這太多了小榮!」

  「還好吧?畢竟我以前受姐姐很多照顧,而且禮物是我、爸爸、媽媽還有爺爺一起送的,再加上之前小蜜的部分。說到這裡,自從姐姐你結婚搬到東京後就跟我們斷了聯絡,要不是我偶然在街上遇到妳,我怎麼知道你已經生了小孩,現在還懷了第二胎。」澤村撇撇嘴,「我從以前就一直想當哥哥的。」

  看著澤村孩子氣般的賭氣表情,奈奈忍不住揉揉澤村的頭,「哈哈!這還成我的錯了嗯?小榮真的是從以前到現在都沒變,還是一樣可愛。」

  「姐姐!我現在可是男子漢!怎麼可以說男子漢可愛!」澤村嘟嘴表達不滿,不過過了一會兒他就不在乎了。「喔對了!衣服和CD是給寶寶的,娃娃還有我手上的鯛魚燒是給小蜜的!」

  「啊!小蜜還再賴床呢!既然你都帶鯛魚燒來了,那我就省了她的早餐。」奈奈放下禮物後走到走廊,站在樓梯旁朝二樓大喊:「小蜜!你澤村哥哥來了喔!」

 

  揮別這溫馨的場景,屋子外面青道眾人各種靠牆、墊腳尖,試圖用這樣不靠普的方法竊聽屋裡的狀況。

  簡直就像白癡一樣。春市看著多數人的舉動,看破但不說破。

  總之,還好大家詭異的舉動並沒有引起附近鄰居的恐慌,進而報警。

  大家差點等到花兒都謝了(其實也才不到一小時),不過還好在那之前屋子就有了動靜,眾人見狀趕緊躲回拐角。

  就在大家剛躲好的時刻,大門就打開了。澤村走出屋子,與來時不同的是他手上已經空無一物。

  「不要!」一個綁著雙馬尾,看起來約莫五歲的小女孩死死跩住澤村的褲子,不讓他離開。

  「小蜜不可以這樣,哥哥要回去了。」奈奈無奈的嘆口氣,半蹲著拉了拉任性女兒的肩膀。

  「小蜜不要!!!」被稱作小蜜的小女孩委屈的就要大哭。

  奈奈實在沒輒,只好出言威脅,「你再這樣出門上班的爸爸就生氣不回家了喔!」

  「不要爸爸走!嗚啊啊──」但很可惜似乎造成了反效果。

  「誒誒!小蜜不要哭啊!乖!」最見不得女孩子哭的澤村同學慌張的一把撈起小蜜,抱著她搖來搖去,拍拍她的背哄道。

 

  不過這個畫面因為距離所造成的聲音模糊問題,導致眾人華華麗麗的誤會了。

  「靠靠靠!她叫澤村爸爸啦!」

  「屁啦!怎麼可能!?她看起來幾歲?她出生時澤村才幾歲?」

  「難道是繼父?那對方肚子裡的孩子不會是澤村的吧?」

  「澤村果然喜歡年上。」

  「都什麼時候了御幸你還提這個!?」

 

  同時澤村那邊。

  「好了,小蜜不可以哭喔!你以後就是姐姐了,要做弟弟的榜樣,當個勇敢的孩子,對吧?」澤村點了點小蜜的鼻子笑道。

  「當姐姐要勇敢嗎?」好歹是停下了哭泣,小蜜吸了吸鼻子,看著澤村的眼睛問道。

  「對啊!雖然哥哥我沒有兄弟姊妹,但我小時候一直想著,如果我有個弟弟或妹妹,那我一定要當個勇敢的哥哥,為他遮風擋雨。」澤村將小蜜放下,蹲下身子直視她的雙眼。

  「那小蜜會勇敢不哭,哥哥會再來看小蜜嗎?」

  「當然會啊!哥哥保證!」

  「那拉勾。」

  「好!我們拉勾!」

 

  溫馨的畫風之外,是一群慌張的少年。

  「糟糕了!怎麼辦!?監督知道了怎麼辦!?」

  「總、總之,要先帶回去見監督!」

  「你以為是見父母喔!要見也是澤村帶她們回去見他的父母吧!」

  「監督要當爺爺了嗎?!」

  「就說監督不是澤村的監護人啊!」

  「監督!!!」

  「冷靜點啊白癡!!!」

  「額……大家在這裡做什麼?」

  大夥兒不約而同僵硬地轉過身,沒有任何意外地看到澤村牽著小女孩的手歪著頭疑惑地看著他們。

  「出現了啊!!!」他們大叫道。

 

  之後,經過澤村的解釋,大夥兒才清楚了狀況,靦腆的向奈奈母女道歉。

  「真是的,大家是最近壓力太大了嗎?怎麼胡思亂想的?」

  「也不知道是誰害的啊笨蛋!」

 

  夏季預賽青道的第一場比賽,靠近他們休息區的觀眾席幾乎全都坐滿,而緊靠著休息區的觀眾席,顯眼的一家四口被青道二軍、三軍的部員們包圍,坐在特地為他們保留的位子上,手上拿著加油棒,為他們的「哥哥」加油。

  片岡監督站在一軍部員面前,說道:「今天澤村先發,川上第四局準備。」

  「Yes Boss!」澤村馬上開心得要飛起來,興奮地衝上球場。

  「喂!你太興奮了澤村!」

  「哈哈哈──」

  「哥哥加油!!!」

  「喔!就看我王牌大人澤村榮純的厲害吧!」

 

----------------

【後記一】

  看著澤村坐在地上抱著寶寶,臉上擺弄出各種好笑的表情,而五歲小女孩則扒著他的手臂,跟著澤村一起逗弄小寶寶,逗得他呵呵笑的溫馨畫面,眾人忍不住感慨。

  「沒想到澤村還挺會照顧小孩的嘛!好哥哥呢!」

  「嗯,對他刮目相看了。」

  「澤村未來一定會成為一位好爸爸的。」

  「......糟糕,突然有種吾家有兒初長成的感動,眼淚快掉下來了。」

  「......倉持你還真感性啊。」

  「御幸你才是,那是什麼表情?到底是難過還是高興?你可以選一個嗎?」

  「你不懂我的感受。」

  「我也不想懂好嗎?!」

 

----------------

【後記二】

  如果部員不小心口誤。


  「那個爺爺、額......我是說片岡監督。」

  「……」片岡監督沉默著從墨鏡後頭直視某人,使某人頓時感到壓力倍增。

  「對不起我去跑50圈......」 


----------------

  這個月還是不要輕易掛保證,事情一直突然冒出來。抱歉各位,本來說昨天發完,但又拖了......這禮拜還想寫個御澤233

评论 ( 14 )
热度 ( 98 )

© 谷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