嗨嗨!這裡阿谷
文風百變怪
榮純小太陽親媽/偽
雜食媽媽粉
兒子開心什麼都好
&剛入坑刀劍的嬸嬸

【御澤】最高の偶然

>御幸視角

>misawa周定題【キセキ-GReeeeN】(奇蹟)

 @◆misawa周定题 

看完MV挺有感的,就決定用御幸的視角寫寫看這個題目。

幾乎全篇都是御幸的內心戲和單方面對話,難得澤村幾乎沒有說話的一篇文。

時間點為現在→過去→現在→過去(循環)

----------------

  就要沒時間了啊。

 

  我們的夏天......

 

  回想過去兩人的初見,即便御幸本身並不是像澤村那樣的浪漫主義者,他也找不到比命中注定更能形容他們初次相會的詞彙。

  每次想起那個場景,御幸的嘴角總忍不住揚起一抹弧度。

  看著那個不知死活的鄉下小夥子,就那樣堅持著自己口中嚷嚷的棒球論,衝上球場挑釁體積比自己龐大許多倍的東前輩。那時原本坐在圍欄旁的自己,也因為天生惡劣的性子而毫不猶豫選擇參與而非旁觀,所以他們兩人也才有了那初次的聯繫──命運般的十一球。

  眼看夏季到來,球隊紛擾,他也暫且將兩人戲劇性的初次配合拋諸腦後。之後,小禮也沒有告訴他那個小子最終的決定,沒了下文,他便只好專心備戰夏季預賽。

  直到那一天,兩人於牆角的再次相見。

 

  好想告訴你啊,回頭,快回頭──

 

  澤村......

 

  他被討厭了,很明顯。

  雖說一開始真的只是惡趣味啦!畢竟他也不認為這方法能騙過監督,不過沒想到那小子居然單純到真的相信他的計畫,該說太信任他呢還是......

  反正從此之後他大概就成為澤村唯一不會認真加上前輩後綴的前輩了,但他其實也不是很在意,只要澤村肯乖乖把球投進他的手套裡就行了,叫不叫前輩他真的覺得無所謂。

  啊不過,至少要等片岡監督解除澤村的投球禁制才行呢~

  因為當時澤村還是個要控球沒控球,要球速沒球速,甚至連防守都不會的菜鳥啊~

 

  澤村,想投球嗎?

 

  唉呀!事情有點超出預料了,那個小子居然開始躲自己了?他真的有那麼可怕嗎?

  等等,澤村的態度也轉變得太快了吧?先前還纏著他投球的,現在呢?他是克里斯前輩的寵物嗎?師父?認真?

  嘖,就不要吵著要他接球。

 

  嘿,那是什麼表情?別一副快哭出來的樣子啊。

 

  嗯?這是我第一次主動要求接你的球?怎麼可能!?

 

  ......好像還真的是。

 

  沒有王牌的預賽,對他來說是一個極大的挑戰呢......

  要如何領導三位投手,尤其是兩位一年級(劃重點),就是他這位正捕手最重要的課題了。

 

  嘿我說啊!前輩請你喝杯飲料吧?

 

  喂喂,我說你啊!也不用一副大驚小怪的樣子吧!?

 

  哈啊?把真正的御幸前輩還來?澤村你是不是欠揍啊?以後不接你球了喔。

 

  不錯嘛!狀況比想像中要好,雖然問題也不少就是了。投手陣整體狀態還行,阿憲狀況不錯,丹波桑也在恢復中,降谷雖然不是很能適應東京的夏天,耐力也差得要命,不過靠球速也還能勉強耍耍大部分球隊啦!澤村......嗯,克里斯前輩的心血也不算付諸東流,雖然還是缺點一大堆,又很吵......嘛!不過也是有進步啦!

  可還是不要誇獎他了,那個一誇獎就翹起尾巴的小笨蛋。

 

  什麼叫我今天很奇怪,不要欲言又止,是男子漢就大聲說出來?

 

  澤村你給我禮貌點喔,不要忘記我可是你前輩。

 

  可惡,如果他能早點注意到的話......

 

  喂你,不是要前輩大聲說出來嗎?!那就乖乖閉嘴聽前輩說話啊笨蛋!

 

  那雙眼睛的顏色......是不是變黯淡了?

 

  喂喂,我可沒有開玩笑喔?沒有跟人打賭,也沒有跟倉持玩遊戲輸了。

 

  你有在聽嗎澤村?

 

  啊真是太好了,多虧有克里斯前輩。

  雖然還是沒辦法在有打者的情況下投出內角球,不過投出來也只是時間問題而已吧?

 

  ......老實說還是有點不甘心。

 

  就說是認真的啦笨蛋!!!

 

  這不是投出來了嗎?自己居然完全沒有意識到?該說真不愧是澤村你嗎?哈哈哈哈!

 

  吶!你的回覆呢?

 

  就說不是故意只隱瞞他的嘛!那小子到底在生什麼氣啊?

  真是的,都已經痛得要死了,現在還被自己的投手單方面冷戰,他這個捕手還有沒有尊嚴啊?

  啊不過,因為小禮看他只能坐在板凳看大家訓練很無聊,明明就已經消氣了還是裝作勉勉強強陪他聊了一下天,也因此讓他知道了一點有趣的事。

  當初明明說三天回覆,沒想到才過一天就答應要來青道了啊!哈哈!一定是因為他吧!看當初澤村一開學就不斷吵著要他接球就知道了,原來澤村有這麼喜歡他啊!

  啊,真拿他沒辦法,他這個隊長和一軍正捕手就只好勉為其難屈尊哄一哄那個小傻蛋了。

 

  一定很擔心他吧?那個笨蛋。

 

  在躲他啊,果然太突然了嗎?

  可是他已經等不了了,夏天都已經......

 

  哈哈哈!真不愧是澤村啊!永遠都會給他帶來驚喜,居然在甲子園場上摔跤什麼的,噗哈──

 

  該怎麼說呢,雖然還是有好好訓練啦!狀態也很好,不對,是好的不得了。練習時也會好好跟他搭檔,可是一下場地又跑得遠遠的......可惡!這樣要怎麼成為最棒的搭檔啊笨蛋!!!

 

  居然被後輩罵,噗嗤,哎呀哎呀~澤村就說你還早得很呢~

 

  不過還是得找同寢小學弟好好聊一下才行......

 

  真的當上王牌了啊......你果然沒有辜負我的期待。

 

  全身都激動得顫抖不已,雞皮疙瘩停不下來。

  澤村,你真的太棒了!

 

  這是什麼樣的感覺?以前從未有過......

 

  換投了。

  拜託了王牌。

 

  抱歉,當時我讓你一個人站在投手丘上。

  不被信任的感受很糟糕吧?對不起澤村,你背後的一號,我已經看到了。

  不會再忽視了,我保證。

 

  我想我已經知道那個感覺代表什麼。

 

  「兩出局!只要再解決一位打者,青道今年就能再次前往甲子園!!!」

  氣氛在解說員刻意的炒熱下逐漸上升,觀眾的情緒也跟著被調動出來,個個紅著臉面為自己支持的球隊加油吶喊。其中夾雜於兩校校名的喧囂之中,高喊著青道王牌的聲音尤為突兀。

  位於場中的兩人全神貫注,聽不到除了心跳聲以外的所有響聲。

  御幸的瞳孔倒印著澤村的身影,只見他高高舉起沒有配戴手套的左手,比出熟悉的手勢,面帶自信的笑容,就像往常那樣高聲呼喊:「兩出局!」

  「兩出局了澤村!」

  「我們會接住的榮純君!」

  「安心的投吧!」

  「澤村!!!」

  隊友們一如既往的給予回應,相信著他們的王牌。

  御幸唇角勾起,感覺全身的血液都在快速流動,熱血沸騰,興奮的不得了。

  「來吧澤村!」相信我的手套,投過來吧!

  御幸深深地凝視眼前的人影,想仔細將眼前的畫面印入腦中。距離18.44米的投手丘上,澤村直直站立於黑土之上,他的瞳孔閃爍著代表完全進入狀態的金燦光輝,嘴角勾起自信的弧度。在投球前的瞬間,澤村藉著手套的遮掩快速對他比了個兩出局的手勢......不對,兩出局不用伸出大拇指,那是......?

  接住球的剎那,御幸不可置信地瞪大雙眼,快速轉動的球還在手套中冒著絲絲白煙。

 

  澤村,你──

 

  還不待解說員打破這份勝負已分的寧靜,反應過來的御幸轉瞬欣喜若狂,感覺無法壓抑的情感就要自胸口噴湧而出。他立即拔下面具站起身,朝投手丘上正對他笑得張揚,剛成為他戀人的王牌大人衝去。

 

  我也愛你。

 

  如果說,他們兩人的相遇還不能算是命中注定,而是一場由各種因素影響所構成的偶然,那這份偶然必然也是最棒的偶然。

  又或是說,如果他所深愛的最棒的偶然也同樣愛著他,那想必只有一個詞能夠代稱這份愛情。

 

  ──奇蹟。

 

  這是一場獨屬於御幸一也和澤村榮純兩人的,最棒的奇蹟。


----------------

  第一次用這種幾乎全篇單向內心對話式寫作方法,想表示出御幸眼中一直都在觀察澤村的感覺,所以選擇這樣的手法,不過還是有一段稍微描摹了一下場景......嗯,大概就是澤村沒怎麼說過話的假的御澤這樣的感覺?(不對啊這是御澤周定題誒!)

  本文有一些巧思,如果有人發現我會很高興XD

  這裡有重要公告→【公告】六月寫文計畫

评论 ( 4 )
热度 ( 70 )

© 谷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