嗨嗨!這裡阿谷
文風百變怪
榮純小太陽親媽/偽
雜食媽媽粉
兒子開心什麼都好
&剛入坑刀劍的嬸嬸

【御澤】夢醒時分

>御幸視角

>青春期躁動的男子高中生故事

>由身體反應才知道自己戀愛的御幸

>後文→【御澤】宣布之後

我絕對有踩在安全線上,不會被屏的

----------------

  「呼、哈、」

  小麥色的肌理、滿布厚繭的手掌。

  「啊嗯……」

  順暢的曲線、汗水,滑落。

  「太……多了、」

  身體在燃燒,心臟劇烈狂跳,空氣中瀰漫著淫糜的味道。

  「不要……了、嗚。」

  喑啞的呢喃、緊抿的嘴唇、因吸氣而抖動的鼻尖、布滿淚痕的雙頰、顫動的睫毛。

  「御、幸、」

  抬手撫上那不斷湧出晶瑩的眼角,金色的瞳孔不復往日的璀璨,透過淚光閃爍著迷離的茫然。

  「……前、輩。」

 

  ……

 

  睜開眼是一片黑暗,抬起沉重的手臂一把掀開眼罩,望著白色的天花板試圖喚醒還未開始運轉的大腦。呆愣了幾秒,御幸伸手拿起自己放在枕邊的黑框眼鏡戴上,坐起身來。

  嘆了口氣,御幸微微掀起棉被,不意外地看到腿間的深色區塊。他低低地哀號了一聲重新躺下,感受著下身某種令人尷尬的濕濡黏膩,感覺全身都在微微發熱,也不知道是單純因為生理反應而感到害臊,還是因為夢境中清晰的畫面仍舊在腦海中循環放送的緣故。

  總之,還是趁時間還早快點去處理一下吧。

  勉強鼓勵自己起身,御幸躡手躡腳地拿著換洗物和被單走出寢室,在輕輕關上門之前確認自己寢室的兩個後輩還在沉沉的睡夢之中才鬆了口氣闔上房門。

  搞什麼,最近是精力過度旺盛嗎?御幸緩步走向浴室,腦中一邊思索著上一次動手解決是什麼時候,一邊注意周圍以防有人發現他的難堪。

  不對,是在那種夢中夢到自己隊上的投手後輩才更令人困窘吧?剛沖完冷水澡的御幸覺得自己應該要再沖一次涼。

  拿著剛剛稍微清理過的內褲、睡褲和被單,御幸走到洗衣房將它們快速扔進洗衣機並按下按鈕。

  耳中迴盪著洗衣機的轟鳴聲,御幸才剛冷靜下來的大腦又開始回放昨晚那瘋狂又淫糜的夢境,不禁捂著又開始發紅發燙的臉面蹲下身。

  他到底為什麼會夢到澤村啊!?之後要怎麼面對他?

  御幸在自暴自棄了幾分鐘後站起身,深深吸了一口氣。

  反正就和平時一樣就對了,不可以表現出來,沒錯,加油啊御幸一也,你可以的,那是你的後輩,不可以對他胡思亂想。

  嗯,就是這樣,沒問題的。

 

 

 

  不!很有問題啊!!!

 

 

 

  今早的晨間訓練,御幸刻意不去注意澤村,也好在澤村一般來說早上都不會找他,所以他才能順利過關。

  接下來在食堂也安全通過,澤村依舊活力滿滿地和他的同輩朋友們吃飯,還有閒心督促一年級要把飯堆得像富士山一樣高。

  在心裡鬆了口氣的同時,御幸卻又覺得心裡發悶。平時沒注意倒還好,但一旦開始在意,他就發現澤村平時都跟金丸、小湊他們幾個二年級的待在一起,也很關心淺田、奧村等後輩。三年級中倉持就不多說了,畢竟是澤村的同寢前輩,兩人的互動多一些、親密一些也沒事。反觀是自己,除了投球外澤村似乎就不會來找他了,而且在他告訴澤村和降谷平時多找一年級投捕之後就更少了……

  「喂御幸……御幸、御幸!」

  聽到倉持的呼喊,御幸才從自己的思緒中回過神,「……嗯?怎麼了嗎?」

  「沒,難得見你發呆,飯都沒怎麼動,叫也都沒反應......喂你是昨晚又熬夜研究計分冊了嗎?臉色不太好的樣子。」倉持觀察了御幸幾秒,有些擔憂地問道。

  同桌的渡邊也憂心地說:「御幸,你不用什麼都一個人扛,有需要幫助的話說一聲,我們大家都會幫你的。」

  「是啊,你可以再更相信我們啊御幸。」

  「嗯,阿憲說的沒錯,我們也想幫你分攤一些壓力。」

  前園用力拍桌,情緒激動地站起身,「沒錯御幸,身為男子漢,我一定會拚上副隊長的使命努力為你分擔的!」

  「阿園你太激動了,坐下。」

  「喔……」

  御幸看著這群夥伴,心裡著實覺得溫暖無比。雖然大家的好意他是心領了,不過──在這件事情上或許沒有人可以給他實質意義上的幫助。

  「謝謝你們啦。」雖然他昨晚並沒有熬夜,睡的也很不錯,不過他還是別說了。

 

  經過了一天的課程,御幸總算不再無時無刻想著那令人臉紅心跳的夢境。他認為自己應該已經整理好心情面對澤村,不會出什麼狀況。

 

  然而這只是他以為。

 

 

 

  啊、好熱。

 

  御幸停下揮棒的動作,抬頭望向如火焰般炙熱的橘紅色天空,覺得背後的汗水黏膩得難受。

  完成揮棒訓練,他穿上捕手裝備往牛棚的方向走去。

  「啊哈哈哈!看我火焰左投澤村榮純的熱身投球!」

  「澤村前輩,請您正經一點,只是熱身而已不用說得好像在投球。」

  啊,這傢伙也太吵了,就不能安靜一點嗎?像夢裡的一樣,緊咬著嘴唇,在柔軟的下嘴唇留下齒印,偶爾不小心洩出絲絲呻吟,用嘶啞的嗓子叫著他的名字。

  「……前輩、御幸前輩、」

  不,再輕聲細語一點,帶點婉轉的起伏。

  「御幸一也!!!」

  「太大聲了啦!耳朵都要聾了!」御幸遮著耳朵,後撤了幾步,像是要遮掩什麼不堪的思想大叫出聲。

  沒有注意到御幸臉上可疑的紅暈,澤村嘟著嘴反駁:「明明就是因為你在發呆都沒聽到我叫你!」

  御幸不敢直視澤村的雙眼,乾脆撐著頭裝出一副受不了的樣子說道:「……算了,找我什麼事?」

  「啊對!差點忘了!御幸前輩!今天輪到你接我的球了!」澤村絲毫沒有注意到御幸複雜的情緒,湊上前興奮地叫喊。

  真是的,因為可以讓我接球,所以就這麼開心嗎?看著澤村閃閃發光的金眸,御幸勾起唇角。

  「……喔,那我們就開始吧!」御幸清了清嗓子,逕直走到後頭蹲下,擺出接球的姿勢。

  「御幸前輩你今天怎麼好像很著急的樣子?」澤村疑惑地看著像逃跑一樣前去蹲捕的御幸,不過還不等御幸回話,他就有了自己的答案,自顧自地開口:「我知道了!其實御幸你也很期待接我的球對吧?也是啦!畢竟是我澤村大人的投球嘛!哈哈哈哈──」

  望著翹起尾巴的澤村,御幸無奈地嘆了口氣。不過多虧澤村是個單純的笨蛋,他也總算冷靜下來可以專心練習了。

  「好了,你到底想不想投啊?」

  「想!當然想!」

  御幸敲了敲手套,告訴澤村儘管投球,他一定會全部接住。

  「那就來吧!」

 

  高高抬起的腿大步一跨。訓練結實的肌肉緊緊夾住他緊實的腰腹。右手做成牆壁,左手像鞭子般用力甩動。雙手環著他的脖頸,情動時忍不住在他的肩頰骨留下幾道嫣紅的痕跡。金色的貓瞳晃過一道閃光。迷濛的亮金色晃進他的眼簾。

 

  糟糕,快不行了。

 

  即便走偏了思緒,御幸也穩穩地接住了澤村的球。球與手套接觸,啪地發出了清亮的聲響。

  「御幸?」澤村看見御幸起身,奇怪地歪了歪頭,隨即小跑上前。

  「先休息一下。」御幸轉過身拿下捕手面具。

  有些不滿地鼓起臉頰,澤村插著腰道:「可是才投一球而已誒?」

  「聽話,先休息,我累了。」不知道怎麼告訴澤村如果再讓他投下去他可能會可恥的起反應,而且蹲捕的姿勢不可能遮的住。為了避免讓自己和澤村尷尬,御幸只能像對待孩子般地揉揉澤村的腦袋安慰他。

  「喔……」澤村算是接受了御幸的解釋,沒有再吵鬧,不過他卻在眼睜睜看著御幸走出幾步後追了上去,並抓住他的衣角。

  感受到身後傳來一陣小小的拉力,御幸頓住腳步,回過頭語氣溫柔地問道:「怎麼了?我沒說不接你球,只是休息一下而已,不用擔心。」

  「不是啦,我是想說,如果御幸今天真的很累不能接我的球,那換到改天也可以。」

  盯著澤村因為害臊而微微發紅的耳尖,棕金的瞳孔強硬地直視著他,御幸愣了一下後不由得笑出聲。

  因為御幸莫名的笑聲怔愣了一下,隨即澤村忿忿地露出貓目,「幹、幹嘛?喂我先說喔!只是改期而已,你還是要接我的球喔!」

  「哈哈哈!沒事,不用改期,我們現在就繼續吧!」

  「誒?不是要休息嗎?」澤村因為御幸奇怪的反應,情緒也跟著大起大落。

  「對,你倒是提醒了我。」御幸點了點頭,還不待澤村反應,他便上前一步擁住澤村,將頭埋入他的脖頸輕嗅,並輕輕磨蹭。

 

  該清醒了御幸一也。

 

  「你你、你,怎、怎麼突然就──」被御幸突如其來的擁抱弄得措手不及,澤村全身顫抖了一下,被御幸結實的雙手緊緊禁錮無法動彈。感受到御幸輕微的動作,澤村全身僵硬,雙手不知道改擺在哪裡。

  鼻尖迴盪著御幸髮梢上洗髮乳與汗水混和的奇妙味道,並不是想推開的那種難聞,反而讓人有種淡淡的安心感。聞著御幸的味道,澤村漸漸平靜下來,雙臂緩緩環上御幸的背脊。

  兩人於無人的牛棚安靜地相擁,可不多時,御幸便依依不捨地放開澤村。

 

  都到這個地步了,該醒了。

 

  似乎是為了打破這令人尷尬又帶點曖昧氣息的氛圍,御幸首先狠狠地揉亂澤村的棕髮,語帶笑意地開口道:「充電完畢,謝謝澤村啦!」

 

  承認吧,現在這不是夢。

 

  「什、什麼啊!御幸一也你給我說清楚啊!什麼充電!?」澤村炸毛地抓住御幸的衣領猛烈搖晃。

  「哈哈哈哈!」御幸決定裝傻。

  「御幸一也!!!」

  「好啦別生氣嘛!還投不投球了?」

  「當然要啊!」

 

  已經意識到了吧?無法再裝作視而不見了吧?

 

  「這次要好好接我的球喔!不准再喊停了!」總算放開御幸的澤村雙手插腰,睜著大大的貓眼警告道。

  「哈哈~好啦!」御幸伸手捏捏澤村的鼻子,不意外地再一次讓澤村炸毛了。

  「御幸一也!!!」

  「不要生氣嘛澤村~❤」

 

  你已經愛上澤村榮純了。


----------------

  這是個御幸終於不再逃避內心的感受,決定直面自己感情的故事。我覺得我的老臉都要丟了,這已經是我能做到的極限,再來就要入宮了。

评论 ( 12 )
热度 ( 175 )

© 谷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