嗨嗨!這裡阿谷
文風百變怪
榮純小太陽親媽/偽
雜食媽媽粉
兒子開心什麼都好
&剛入坑刀劍的嬸嬸

【倉澤】你的純潔由我來守護

>倉持視角

>沒有戀愛情節的倉澤

>單純就是個希望弟弟永遠天真單純的糟心哥哥給自己找麻煩的故事

以上

----------------

  「由希~你快點喜歡上成瀨啦!!!」澤村躺在床上拿著少女漫畫書,一副恨鐵不成鋼的樣子對著漫畫裡的女主角喊話,讓難得坐在書桌前準備明天小考的倉持忍不住冒出青筋。

  被看不懂的符號搞得很焦躁的倉持用力拍了一下桌子,聲響之大使澤村被狠狠地嚇了一跳,同時倉持憤怒地轉過頭對澤村喊道:「吵死了澤村!不要躺在床上看漫畫,不怕眼睛瞎了啊!?有時間還不快點去幫前輩買飲料!」

  「誒~」

  「誒什麼,快去!」

  「喔……」

  待澤村滿臉不甘地走出寢室,倉持便一臉煩躁地放下課本,走到澤村的床前拾起那本被澤村倒蓋在床上的少女漫畫,並快速翻閱了起來。

  原本只是因為讀書讀到腦子很痛,所以才隨便翻翻漫畫順便了解一下後輩都在看什麼類型的漫畫的倉持在快速翻完整本少女漫畫後,露出一臉不意外的表情。

  果真很純潔啊,這小子果然跟純桑一樣都是走純愛系的,會期待抓到澤村看糟糕東西的自己還真是愚蠢啊。

 

  總歸那可是個連黃色笑話都聽不懂,純潔到極致的笨蛋。

 

  倉持將少女漫畫放回原位,並細心地擺放成澤村離開前的樣子。畢竟澤村對某些東西,尤其是他感興趣的事物還挺計較的,如果被發現他翻了自己的東西,澤村大概又會大吼大叫吧。雖然他也會用固定技解決就是了,不過還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比較好。被數學弄得很煩躁的倉持哥哥如此想到。

  在回到書桌前,倉持有意無意地瞥了一眼少女漫畫的書名,並默默記在心裡,稍稍擴展了腦中有關澤村的資料庫的資訊。

 

  「倉持前輩我回來了!!!」

  「慢死了!」

 

  自那之後,偶爾無聊時倉持也會稍微檢查一下澤村最近在看什麼少女漫畫。一般來說如果是已經完結的那種,澤村會在幾天內全部看完,但如果是還在連載中的,澤村就會一邊追一邊看其他的少女漫畫。

 

  在一個倉持又一次把澤村趕出去孝敬前輩的晚上,五號室的大哥再次拿起澤村放在床上的少女漫畫。

  這是本短篇漫畫,一話完結的那種。喜歡看少女漫話的應該都知道,一般這種一話完結的少女漫畫比起長篇較重視劇情,通常更偏向一些……你懂得。

  越翻到後面,倉持的眉頭越皺越深,最後停在整本漫畫最讓他受刺激的一頁。他就這樣看著那一頁眉頭深鎖,竟連澤村回來的巨大動靜都沒發覺。

  「倉持前輩你在幹什麼?誒前輩你也對少女漫畫感興趣嗎?」澤村一進門就發現同寢前輩正在「認真」閱讀他的少女漫畫,興奮地想要向前輩安利,卻在開口之前被倉持一臉嚴肅地按住了肩膀。

  「澤村,」總算消化完的倉持在放下漫畫後,緊抓著澤村的肩膀認真地看了他幾秒,然後有些委婉地對他說道:「不要太把漫畫裡的情節當真。」

  看著倉持認真的眉眼,澤村眨了眨眼,疑惑地問道:「你在說什麼啊倉持前輩?」

  「記住你還沒成年,只能看你的年齡能看的漫畫。」

  「額,倉持前輩你不是也才17?」

  「聽我的就對了。」

 

  被放在床上的漫畫面朝床板的那一頁上,男女主角舌吻的畫面正在見證倉持身為哥哥的責任感的覺醒,並發誓要好好守護弟弟純潔的紀念性瞬間。

 

  在那之後,倉持不再只是偶爾,而是每天檢查澤村看的漫畫,確保當中並沒有超出澤村年齡可以閱讀的部分。不只有在寢室的時候,就連下課時,倉持也會固定用手機查詢那些澤村正在追的連載漫畫的下一集有沒有小學生不能看的內容。

  和倉持同班的御幸自然沒有忽略倉持緊皺著眉頭敲打手機的舉動,深入了解後他忍不住吐槽,「你是澤村的哥哥嗎?管那麼多幹嘛?你不會真的把他當小學生吧?」

  聽到御幸的調侃,倉持從螢幕上抬起頭,面無表情地看著他,「你不懂,他可是個問他『你是S還是M?』會回答『誒我是L,為什麼問這個?難不成你要送我衣服嗎前輩!』的澤村喔。」

  「……好我懂了,辛苦你了倉持。」

  從這一刻開始,御幸心中冉冉升起對哥哥這種生物的崇敬之心。

 

  於是繼倉持養成關切澤村閱讀刊物的某一天,在例行排察少女漫畫中的不良內容時,倉持石化了。原因是因為他發現澤村現在正在追的那個長期連載的少女漫畫,最新的一集有未成年不可以看的鏡頭。

  簡直糟糕透頂。

  依澤村那小子對這漫畫的喜愛程度來看,他是絕對不可能阻止澤村看下一集的,而且澤村的漫友必定會在第一時間把最新的一集借給澤村,該怎麼辦才好?倉持嚴肅地想到。

  最後在被強迫半加入「守護澤村純潔聯盟」的御幸只好暫時充當軍師,替倉持想辦法解決這個大難題。幾分鐘後,御幸提出的想法是要倉持直接去買一本少女漫畫,然後仔細把澤村不能看的地方裁掉。好在澤村雖然會在拿到漫畫時就迫不及待翻開,但他一定會忍到回寢室才讀完後半的部分,而不能看的內容又剛好在書的尾頁,所以倉持完全有時間進行偷天換日的浩大工程。

  倉持從未想到有一天他會把他的速度應用於放學後快速衝到書店買少女漫畫然後回來準時參加訓練,也沒想過他的美術長才居然會用在重新拆解組合漫畫上,不過為了責任感他都忍了。

  軍師御幸也被安排了任務,那就是拖住澤村,直到倉持完成少女漫畫的重新組裝。他的工作較倉持簡單得多,只要跟澤村說他要幫他接球,澤村就屁顛屁顛地讓御幸輕鬆完成他的工作。其中唯一的不安因素大概就是降谷的不滿,但對於如何調教投手十分有經驗的御幸來說這完全不是問題。

  隔天難得比澤村早醒的倉持小心翼翼地將女生借給澤村的漫畫和昨晚自己買的那本替換回去,打從心底對自己的毅力感到佩服。

  不過這樣下去不是辦法,即便這次有驚無險地瞞過去了,難保以後不會來不及或不小心被澤村發現而戳穿。而且要不是倉持知道澤村在閱讀的長篇連載是哪部,他也不會發現這個部分,如果那是短篇他就完全來不及阻止了。

  必須想想辦法。

  今天五號室的哥哥大人依舊在為如何守護弟弟的純潔當個嚴肅的沉思者。

 

  「啊,倉持桑,這是我們接下來要推薦給澤村的漫畫。」澤村班上的女孩子趁澤村去小賣部,拿著一個紙袋遞給站在一年C班門口的倉持。

  「謝謝你。」倉持將漫畫一本本拿出來快速翻閱,並迅速為它們分了類。

  過了一會兒,倉持將一疊書放回紙袋,另外幾本則單獨還給女孩子,「這些可以給他看,另外這些不行。」

  「我知道了。」女生毫不意外地接過紙袋和幾本少女漫畫。

  「不好意思麻煩你們了,接下來我可能還要繼續請你們幫忙。」

  「不、不會,這不算什麼,反而是前輩您每天都要特地下樓來很辛苦呢!」

  「啊、嘛!還好啦!」

  在倉持和女孩子打完招呼要離開時,澤村也恰好回到教室看到倉持的背影。

  「誒倉持前輩你來我們班上做什麼啊?!」

  「啊哈哈!我來看看蠢村你是不是又上課睡到不省人事。」倉持鎮定地回過頭,像往常那樣對澤村嘻笑道。

  聽到倉持的話,澤村鼓了鼓嘴說道:「什麼嘛!我剛剛因為肚子餓所以沒有睡著喔倉持前輩!」

  因為肚子餓所以才沒在上課時睡著有什麼值得驕傲的啊這個笨蛋!倉持在心裡嘆了口氣。

  「喔是嘛。」倉持冷漠地撇過臉。

  「啊啊~前輩你看起來就是不相信我的樣子嘛!」澤村生氣地在原地亂跳,惹得周圍走廊上和澤村班上的同學們忍俊不禁地笑出聲。

  「沒有啊,我很相信你。啊快上課了我要走了。」對此倉持翻了個白眼,直接轉身離開,不帶走一片雲彩。

  「誒!?……好吧,前輩再見!」

  回應澤村誇張的揮手,倉持只是背著身子繼續向前,然後伸出右手輕輕地揮了揮。

 

  就這樣被轉移話題了啊,澤村君果然很單純呢。漫友們在心裡想到。

  雖然一開始她們的確被倉持的要求嚇到了,不過想了一會兒她們也就完全理解了倉持這麼做的用意,也非常樂意幫助他。

 

  畢竟澤村君很單純嘛!就像弟弟一樣!

 

----------------

【後記】

  某個平凡的晚上,五號室裡。

  「倉持前輩,為什麼這個女生長得這麼像男生啊?女生會有喉結嗎?」澤村狐疑地從漫畫中抬頭望向正背對著他打遊戲的倉持。

  「……澤村,那本給我。」倉持在聽到澤村的話後整個人僵硬在原地,任由螢幕上跑出大大的Game Over也不管,逕直朝背靠著床緣對漫畫苦思的澤村走去。

  澤村手中的漫畫被倉持硬生生地搶走,不過他沒有生氣,只是疑惑地詢問:「誒為什麼啊前輩?」

  「笨蛋不用懂那麼多。」

 

----------------

【後記的後記】

  倉持將封面寫了個大大的BL這兩個字母的「少女」漫畫狠狠地摔在御幸的桌上。

  「解釋。」

  「額哈哈哈,內容我檢查過了啊,除了牽手、擁抱和蜻蜓點水的一吻外沒有其他出格的情節,倉持你不用那麼大反應吧?」御幸流著冷汗乾乾地解釋。

  「喔是嗎?」倉持黑著臉掰動手腕,弄出「喀啦」的聲音。

  「……對不起我不會再開玩笑了。」

  「哼。」倉持瞇起眼睛。

 

  「我說過笨蛋不需要懂那種東西。」


----------------

  我就單純想寫五號室哥哥而已,想在五月多寫一點他們,雖然沒什麼愛情成分,但兄弟向也可以打tag吧?

  開頭和需要剪裁的那本少女漫畫是有模本的(同一本),男女主角的名字都是正版翻譯後的,書名我就不說出來了,有興趣的直接搜男女主角的名字應該就能找到,找不到但想看的可以私我,畢竟這裡是少年漫畫野球部,所以我們就別正大光明安利少女漫畫囉!

评论 ( 8 )
热度 ( 121 )

© 谷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