嗨嗨!這裡阿谷
文風百變怪
榮純小太陽親媽/偽
雜食媽媽粉
兒子開心什麼都好
&剛入坑刀劍的嬸嬸

【團寵澤】倉持拔拔的育兒日記

※私設

>澤村是倉持的表弟

>剛滿5歲(這個不是很重要)

>父子兄弟情深

#倉持前輩生日快樂!

雖然標題是團寵澤,但只是因為我沒有把握這算不算倉澤(不過還是打了tag),最後乾脆還是以團寵澤為標題,儘管這跟本文內容似乎沒什麼關係。

----------------

  全神貫注於投手丘上投手的動作,盡可能地離壘包遠一些,藉以牽制投手的精力卻又不致被觸殺出局。

  倉持洋一微微瞇眼,在看到投手邁出左腳的一瞬間,啟動──

  「歐尼桑!加油!青道的獵豹就是你!飛毛腿怪──」

  當然,這足以環繞全場的豪放音量並沒有給倉持帶來什麼困擾,因為他早就已經習慣了。

  此刻,倉持的親表弟,澤村榮純,正靠在離青道休息區最近的觀眾席圍欄旁,手舉著由青道棒球部友情提供的加油棒瘋狂為自家哥哥加油吶喊,引得身旁二軍、三軍的棒球部部員們忍俊不禁地低頭竊笑。

  誰不知道倉持有個宇宙超級無敵霹靂忠實大粉絲,澤村榮純小朋友,同時他還是個超愛哥哥的超可愛小弟弟。

  嗯,是個兄控呢!

 

  無愧為青道鐵壁二游間的稱呼,倉持和亮介兩人相互配合又為學校拿下了一分,再度拉開與對手的分差。

  「歐尼桑看這邊!歐尼桑果然最棒了!」

  「好好,我知道了,你給我安靜點啦!」倉持有些害臊地抬頭對澤村吼了一句,然後快步走進休息區試圖遮掩耳尖上清晰可見的淡粉色。

  「真羨慕啊倉持,春市好久沒叫我歐尼桑了,都叫我兄貴,也不會在我比賽時為我大聲加油。真讓人忌妒啊,你說是不是呢倉持?」亮介在之後因為速度不夠快被封殺出局,跟在倉持身後走了回來。

  「哪、哪有,我看春市很好啊,我們家那小子太吵了。」倉持看著亮介的微笑,感覺背後冒出陣陣冷汗,只能乾乾地說道。

  「不不,我是真的很羨慕你啊倉持,想到澤村第一次來青道的時候,我們大家都大吃一驚呢!沒想到倉持居然會有個性格跟你完全相反的可愛弟弟!」

  亮介說的是倉持剛進青道不久後的事情。

 

  「好可愛喔!」

  「這小弟弟是誰啊?」

  「他來找哥哥呢!真是個好弟弟!」

  棒球場上的球員們被圍欄旁女孩子們興奮的叫聲吸引了注意力,逐漸將目光轉向人群的所在之處。

  「怎麼回事?」

  「好像有個小孩子來找哥哥的樣子。」

  倉持那時才剛進到二軍,渾身毛躁的性子都還未被磨平,一身刺總惹得別人不願靠近。

  他原本並不想湊什麼熱鬧的,但聽到有個小孩子,他不免就想到那個在東京上幼兒園的表弟,不自覺就走了過去。

  說起來他好像也有好一陣子沒有見到榮純了,自從來到東京,因為球隊訓練比較忙,反而比之前在千葉時還少見到表弟。想到那個總是用活力滿滿的可愛奶音喊他歐尼桑的表弟,倉持的內心突然湧現出一股淡淡的愧疚感。

  這個假期去找他好了。正當倉持這麼想時,他看見了那個被圍在女孩子中間不斷被捏臉摸頭,擁有一雙明亮大眼的棕髮小男孩,整個人頓時愣在了原地。

  「榮純──!?」

 

  「哈哈哈!那個畫面我一生都不會忘!倉持君就這樣衝進女孩子之中,將榮純抱了出來,表情還超──驚恐的!」聽到亮介正調侃著倉持,身為惡友的御幸隨即不甘寂寞地上前加入兩人的對話。

  「御幸你閉嘴,沒人在問你話,還有是誰允許你叫榮純的名字,哈啊!?」

  「真是保護過度的弟控啊倉持君~」

  「閉嘴!」

  「與其說是哥哥,不如說是拔拔。」身為倉持的同寢前輩,增子在踏上待打席之前默默地丟下了一句話,讓亮介和御幸頓時眼前一亮,同時想到有趣的事情。

  那是澤村開始會在固定假日於青心寮過夜的某個日子所發生的事。

 

  「還在發燒嗎?」增子有些擔憂地將手上剛出門去便利店買的退燒貼遞給倉持。

  「嗯,再燒下去我就要叫救護車了。」倉持的眉頭深鎖著,一臉擔心得不得了的樣子。

  也不知是怎麼回事,或許是因為最近溫差變化大,澤村又常常踢被子還有亂吃東西的緣故,他突然在晚上要睡覺時發起燒來,讓五號室的兩個大哥哥頓時緊張得不得了。

  這份驚嚇讓五號室引發不小的動靜,也驚動到其他寢的人,所以眾人紛紛來到五號室詢問需不需要幫助。

  「還好嗎?」

  「需要幫忙嗎?」

  尤其是隊長結成和副隊長伊佐敷更是一馬當先地跑來,緊跟在兩人之後到來的是平時也挺照顧澤村的克里斯,再然後就是同樣有弟弟的小湊亮介,還有純屬跑來湊熱鬧的御幸一也,當中就是這幾人呆得特別久。

  好在澤村的發燒並沒有持續太久,大約又燒了幾十分鐘後他就漸漸退燒了。不過為了以防萬一,倉持還是決定熬夜守著澤村以防他又反覆發起高燒,等早上診所一開就帶澤村去看病。

  同樣都很喜歡澤村的幾位前輩和難得善心的惡友都決定輪流幫倉持守夜,不然僅靠倉持和增子兩人大概會撐不住。

  當幾人商量好守夜的順序後,澤村突然開始夢囈,引起了眾人的注意。

  「拔拔……榮純不…舒服……嗚……」說完澤村還留了幾滴眼淚,直接讓幾位還沒當爸的男子高中生們驚慌起來。

  「榮純,歐尼桑在這裡,乖喔!不會有事的,歐尼桑會一直陪你,早上就帶你去看醫生好嗎?」倉持坐在床邊,心疼地伸手抹去澤村眼角的淚痕,然後接過增子遞來的沾了冷水的手帕擦擦澤村被汗浸濕的頭髮。

  似乎是本能般地,澤村伸手抓住倉持的手指,嗚咽道:「拔拔……」

  「好、好,拔拔在這裡,乖。」

 

  「那時候憋笑憋得超痛苦,明明應該是十分溫馨的畫面才對啊、噗、不好意思現在又忍不住想笑了。」御幸伸出手摀住嘴,做出一副很認真在忍笑的樣子。

  倉持忍著欲迸出的青筋咬牙切齒地喊:「給我忍住啊混蛋!不都說了我那時只是一時驚慌失措了而已嘛!」

  「因為倉持是好拔拔嘛!」

  「亮桑!」

  「去防守了,你們三個。」而後三人在片岡監督森冷的視線下匆忙穿戴手套或護具上場進行最後一局的守備。

  上場前御幸還是抽空作弄了一下倉持,調笑道:「倉持君和榮醬可愛的睡姿照片我可有好好保存喔!」

  「你還是給我去死吧!」

 

  「歐尼桑!我今天想聽美女與野獸的故事!」澤村睜著大大的亮金色瞳孔,手腳麻利地爬上倉持的床並躺在他的懷裡,滿臉期待地將手上的故事書塞進倉持的手中。

  「好好,我知道了。」好哥哥倉持認命地用左手環住澤村,用幾乎所有認識他的人都無法想像的溫柔嗓音唸著書上的文字。

  「──所以啊,之後貝兒和王子就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直到永遠,結束。」唸完了故事,倉持合起書本後低下頭,不意外地看到已經躺倒在他懷裡陷入沉沉睡夢中的澤村。

  「居然就這樣給我睡著了啊,你這小子還真會折騰我。」雖然嘴上說著抱怨的話,倉持卻在輕輕地將故事書放在床邊後,動作細膩地揉了揉澤村的頭,並於之後伸出右手擁住澤村,然後親吻他的額頭給了他一個溫柔的晚安吻。

  「晚安,榮純。」

  等到倉持也進入了夢鄉,打起淺淺的呼嚕,一直閉著眼睛假寐的增子才小心翼翼地自單人床上坐起身,並拿出手機將這溫馨的畫面拍下。而之後這張兄弟情深的照片在某些不嫌事大,只想看好戲的人的推波助瀾之下,被棒球部的眾人瘋狂傳閱。

 

  比賽結束,青道毫無疑問的以大比分獲勝,因此部員們便表情輕鬆地收拾行李準備坐上大巴車回校。

  才剛走出選手通道,一個跑得飛快的小砲彈就咻地飛撲進早有準備的倉持懷裡。

  「歐尼桑!」榮純抱住倉持的脖頸瞇眼磨蹭。

  「怎麼了啊?今天你特別亢奮,現在還撒嬌。說,你想幹嘛?」倉持揉揉澤村的腦袋,然後輕輕地捏捏他柔軟的肉包子臉蛋,語帶笑意地問道。

  澤村抬起頭,將雙手撐在倉持的肩膀和鎖骨上,雙瞳閃爍著亮金色的璀璨光芒,咧嘴揚起大大的微笑。

  「祝歐尼桑生日快樂!」

  「我最喜歡歐尼桑了!」

 

  ──呀哈,我也是喔!


----------------

  整篇文不長,甚至可以說是很短。我原本想要寫長一點的,但澤村生賀真的嚇到我了,覺得倉持前輩的生賀不能再這樣作死,所以就決定用這樣的方式說小故事,之後有緣可能可以再多寫一些也說不定,我也不知道。

评论 ( 24 )
热度 ( 126 )

© 谷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