嗨嗨!這裡阿谷
文風百變怪
榮純小太陽親媽/偽
雜食媽媽粉
兒子開心什麼都好
&剛入坑刀劍的嬸嬸

【澤中心】時差 ◇ 三年(上)

※私設

>澤村少時即被發掘,從小五開始接觸專業的棒球訓練(保留怪癖球)

>御幸等人高二時,由井初三、澤村初二(跟御幸他們差三歲)

>天使組投捕

>和【澤中心】時差 ◆ 十年是同系列但不同世界觀的文(總之就是澤村年齡設定不同)

含有一些棒球比賽內容,所以會涉及相關知識。

對御澤黨來說大概是微虐吧?(笑)

----------------

  九月,秋季大賽前,青道高中的球場上此時正進行著激烈的比賽。

  「怎麼樣?這就是高中棒球喔!」高島禮帶著淡淡的微笑,詢問著站在她身旁觀看比賽的兩位少年。

  其中一位身材矮小、長相可愛的少年瞥了一眼身旁完全吐露出興奮表情的搭檔,語帶笑意地開口:「真不愧是青道,即便是剛升上一軍的選手都十分有實力,更別說已經退役的三年級前輩。真難想像擁有這樣打線的隊伍居然無法在夏天進入甲子園。」

  「......這就是西東京的激戰區,實力、運氣都缺一不可。」想到青道已經連續六年沒進入甲子園,與其結果所造成的後續事件有可能讓青道棒球部進入變革,高島輕揉額間感嘆了一句。

  「的確如此,在我看來,今年的青道之所以無法奪冠東京,不只有缺了運氣的因素在,更是因為投手丘上缺乏像稻實的成宮前輩那樣擁有絕對統治力的王牌投手的緣故。」

  「沒錯,不過我依然相信,這些孩子不會讓我們失望。」高島隱晦地看了一眼穿著裝備站在本壘後方當裁判的片岡監督,在心裡為自己加油鼓氣,接著再次抬眼看向身旁的少年,問道:「那麼由井同學,你做好決定了嗎?」

  聽到高島的問話,由井薰張開笑容,爽快地回答:「是!我會來青道的!」

  得到肯定答案的高島開心地笑了,頓時心中一個想法掠過,她頃刻轉頭問向一直沒有發言的棕髮少年,「那麼,澤村同學呢?」

  好歹是當了兩年的搭檔,由井從澤村那閃閃發亮就像一隻被主人拉扯著極想衝出去的小狗,知道他早已因看比賽看得痴了以致於沒有聽到高島的問話。他好笑地跟高島做了個抱歉的手勢,然後伸手拍拍澤村的肩膀,對他說道:「澤村,高島桑在問你話呢!」

  「誒?」澤村這時終於回過神,看著正等他回應的兩人,害臊地摸了摸後腦杓,「那個,不好意思我看得太入迷了。」

  「唉!我就知道。」由井嘆了口氣,「高島桑問你之後想不想來青道。」

  「喔喔!原來是問我這個啊!」澤村恍然大悟,然後他一臉肯定地點頭,「那還用說嗎?如果由井前輩來我就會來,畢竟我們是搭檔嘛!」

  由井聽到澤村的回答是既好氣又好笑,道:「不要因為這個原因選擇未來啊!我們不可能搭檔一輩子的!」

  高島跟著附和,「沒錯澤村君,高校裡強者為尊,大家都用實力說話,並不是想跟誰搭檔就跟誰搭檔,甚至有可能因實力不足,三年間連代表學校出賽的機會都得不到。」

  「啊~是嗎?」澤村撇撇嘴,「可是我不想跟其他人搭檔啊……」

  「你這樣說雖然我很開心,但我們還是認真談談你對青道的看法好嗎?」由井真是拿這個說話從來不先想想說出口的後果會是什麼的後輩沒辦法,他由衷地感到擔憂和好笑。擔憂是怕他不在澤村身邊的話,後輩會不會又搞出什麼大事,好笑則是因為他對於能被自己所認定的投手認可這件事感到非常開心。

  「老實說就好,沒關係。」高島用鼓勵的眼神看著澤村。

  「額,好吧,我想想……」澤村苦惱地皺起眉,「我覺得現役隊裡的捕手實力應該非常不錯,那個投快速球的前輩被他還有身後的守備救了很多次的樣子……還有就是,這些學長們的揮棒都很厲害,如果是我對上的話還真不好說能不能攔住他們的攻擊。」

  「那名捕手可是上過雜誌的御幸前輩啊!被譽為是『青道的救世主』喔!」由井給澤村補充知識,「還有,降谷前輩的投球也很吸引人──」

  澤村露出貓眼,語帶不滿地說:「在搭檔面前誇其他投手是對的嗎?」

  看著澤村打翻醋桶的模樣,由井忍不住笑出聲,「噗哈哈!抱歉,我也是實話實說嘛!畢竟就球速來說,澤村你真的是差人家一大截啊!」

  「真過分,由井前輩都學壞了。」澤村鼓起臉頰。

  「我的錯。」稍微打鬧之後由井恢復正經,「不過現階段而言,就整體實力來說澤村你還是完勝,所以不用想太多。至於青道最突出的果然還是隊伍的打線,現役隊伍可能還是有些缺陷,發揮不穩定,但三年級原一軍的幾人真的是令人驚嘆。」

  高島聽著兩名初中生的分析,忍不住揚起嘴角。捕手的由井薰雖然身材矮小,但經她的調查,他的球技和球商都非常不錯;投手的澤村年紀尚小,棒球思考部分還不是很完善,但就球技來說已經屬於超初中級別了。畢竟這兩人是U15世界亞軍投捕,在他們那屆初中生中大約沒人沒聽說過吧!想了一系列招新計劃的高島扶了扶眼鏡,在心中打起了自己的小算盤。

  「嗯~」澤村鼓起臉頰,彈指間,他便抱著頭大叫出聲,「果然還是好想上場啊!!!不上場親自打打看的話根本就體會不到棒球的樂趣嘛!」

  在澤村抱頭大喊的瞬間,由井就條件反射連忙一手捂住他的嘴巴,另一手則抱住他的腰身阻止他發瘋闖入球場。「澤村你安靜點不要激動啊!真是!」

  「不要!由井前輩快放開我!我要下去打球!」

  「所以說了不行啊!澤村你聽話!」眼見澤村掙脫捂住他嘴巴的手,由井反而下定決心全力抱住他的腰阻止他前進。別小看他長得比他低齡的澤村矮小,身為捕手的臂力還是非常不錯的。

 

  此時,球場邊圍繞的青道校友和賽場上的選手們都注意到了像瘋狗似大吼大叫的澤村,紛紛將疑惑的視線直直射向那個方向。

  一、二年級和三年級的比賽恰好進行到九局結束平手,片岡監督正要大家繼續延長賽,讓三年級所有人都上場玩個盡興,澤村的聲音就傳過來了。

  他記得,今天高島好像說會帶新生來參觀青道,應該就是他們了吧......片岡默不作聲的審視那兩個身材不算壯碩的少年。

  坐在休息室裡看比賽的落合挑了挑眉,覺得那兩個人好像有點面熟。

  一旁的觀眾也熱烈地討論了起來。

  「那兩個是誰啊?」

  「是明年的新生吧?」

  「現在來參觀嗎?」

  「不知道,可能吧!」

  「喂!你們覺不覺得他們有點面熟?」

  「他們剛說他們叫澤村和由井......好像在哪裡聽過的樣子......」

  「嗯,我也有同感,我想想......澤村由井...澤村......啊!我想起來了!是U15的那兩個人啊!」

  「對對!我還在想在那裡聽過這兩個名字,原來是今年差一步就可以拿到冠軍的日本隊投捕。」

  「我記得他們有個稱號吧?叫什麼來著?」

  「我知道我知道!天使投捕對吧!」

  「對對!就是天使啊!」

  「天使嗎?原來如此,這兩個人的臉蛋還真是可愛啊!」

  「如果他們都進來青道,那青道的可愛度不就增加了好幾個百分點了嗎?」

  「哈哈哈哈哈──」

 

  比賽因為這個插曲暫時停止,球員們也聚集起來觀察那兩個據說會成為他們後輩的少年。

  「這兩個小傢伙好像大有來頭的樣子。」聽著校友大叔們絲毫沒有遮掩意味地大聲談論(打趣),倉持首先饒有興致地發言。

  「不知道他們是什麼位置的,感覺挺有趣呢!」亮介的惡趣味發作,惹得身旁的幾人紛紛遠離他幾米。

  耳尖的伊佐敷聽到了校友帶著笑意的談論,說道:「好像剛好是投捕的樣子,還被稱作天使投捕什麼的。」

  「哈哈哈!天使投捕嗎?!聽起來真可愛~」御幸竊笑,興致勃勃地觀察還糾纏在一起的兩人。

  「你大概是惡魔捕手吧?」惡友毫不猶豫地吐槽。

  「多謝誇獎。」

  「沒人在誇獎你好嗎?」

 

  誒?那個是澤村......?克里斯剛穿著好捕手裝備,熟悉的活力嚷嚷就傳進他的耳裡。他詫異地抬起頭,惹得身旁剛下場的丹波有些疑惑。

  「克里斯,怎麼了嗎?」

  「不,只是我認識其中一個孩子。」克里斯溫柔地看著澤村那吵吵鬧鬧的身影,腦中不禁想到過去陷入低潮的自己是怎麼被他拯救的而有些感嘆。

  看到克里斯可說是暖心的笑容,丹波震驚地瞪大雙眼,「克里斯你──!」

  這下離他們本就不遠的球員都注意到了這邊的情況。

  「我的天啊!克里斯居然會露出這種治癒的笑容!誰快來拉一下我的耳朵看我是不是在作夢!」伊佐敷指著因被同伴強勢圍觀導致有些害臊的克里斯,震驚地嚷嚷。「好痛!阿哲你幹嘛拉我!?」

  「純,是你自己要求的。」結成淡定以對。

  「那只是一種說法──啊!算了啦!」伊佐敷自暴自棄。

  「怎麼了怎麼了!克里斯你認識哪個?」好人緣的楠木搶先在身旁同輩、後輩們期待的目光中直入重點。

  克里斯勉強壓下羞恥,輕咳了一聲後道:「是棕髮的那個,他叫澤村榮純,是個投手。」

  「喔~投手啊!」聽到是投手御幸忙接上話,接下來立刻被伊佐敷和亮介予以打斷前輩的話真是該死制裁。

  「克里斯,你們是怎麼認識的?」丹波有些好奇那個名為澤村的後輩到底是什麼樣的人,竟然可以讓克里斯露出這樣溫柔的表情。

  「那個啊......」克里斯輕笑出聲,「是之前在某個球場遇見的,事情有點複雜,但就是那個孩子讓我決定繼續堅持下去的。」

  話說到這裡,三年級的幾人就大概理解,也沒再追問下去了。畢竟他們只要知道對方是讓克里斯恢復像以前那樣的好孩子就好,也沒必要去逼克里斯把全部的過程都講出來。

  「克里斯,你說的澤村,他的球技怎麼樣?」在一旁默默聽著部員們對話的片岡監督突然插嘴,嚇了大家一跳。

  克里斯雖然有些驚訝教練會問他這個問題,但他還是帶著笑意回答:「不會讓您失望的。」

  「是嗎。」

  片岡監督想了想,再次語出驚人,「既然他想下來打球,那就讓他試試吧!你們覺得呢?」

  眾部員們吃驚地互相對視,然後有點猶疑地點點頭。

  這真是太亂來了。所有人在心裡如此想到。

 

  被叫下來的兩人一個疑惑、一個興奮地進入球場。

  澤村在看到克里斯的瞬間就像小狗終於見到主人一樣,變身成小炮彈衝上前緊緊擁住穿著捕手裝備的克里斯,並大喊:「是克里斯前輩!」

  「澤村好久不見。」被澤村擁住的克里斯也沒有掙脫,在眾人的一片驚愕下輕輕回抱,還摸了摸對方柔軟的棕髮。

  澤村忽略阻擋他與克里斯的捕手護具,舒服地瞇眼享受來自克里斯的溫柔輕撫。接著他抬頭,用亮晶晶的眼神盯著克里斯,說道:「克里斯前輩原來你在青道啊!我都不知道哎!」

  「抱歉,我之前沒說過。不過澤村你怎麼會出現在這裡?」克里斯停下手上的動作疑惑地問。

  「喔!因為我想提前見見高中棒球是什麼樣子的,所以就跟來了!」

  「這樣啊!」

  一旁的眾人看著兩人主寵情深有些不是滋味,其中最先開口表達難過的就是由井。

  由井站在澤村身後裝作一臉幽怨,「澤村,看到自己的投手跑去扒著別的捕手,就算是我也是會難過的。」

  「誒誒!對不起!」澤村連忙起身,轉頭來回看著克里斯和由井,就像在做什麼重要的人生抉擇,最後甚至轉到眼睛變成了漩渦。

  這個人是笨蛋嗎?他真的會成為他們的後輩?投手丘要交給他?確定青道不會垮?周圍的眾人表情詭異。

  考慮了一會兒,澤村慌張地安慰由井,用身高優勢摸摸對方的頭。「對不起,我們還是好搭檔的,真的。」

  由井嘆著氣摸了回去,「跟你說過很多次不要藉身高優勢摸我的頭,給我分清楚輩分。」

  「喔!」

 

  「這小子是傻的吧?」最後由伊佐敷說出了大家的心聲。

  看到同伴們紛紛認同地點頭,克里斯無奈地開口為自家傻瓜後輩反駁,「雖然澤村的確是有些蠢,但不能因為這樣就小看他,不然你們可是會吃大虧的喔!」

  聽到誇獎自家搭檔的話,由井毫不猶豫地跟著附和道:「沒錯,澤村他可是很強的!」

  聽到崇敬的克里斯前輩和搭檔由井前輩的誇耀,澤村既感動又開心,立馬驕傲地大吼出聲,「哈哈哈哈哈!!!沒錯!我澤村榮純可是很厲害的!」

  「才誇你就上天了。」克里斯無奈苦笑。

  「姆姆姆,可是我最喜歡的兩個捕手誇獎我,我感到開心也是正常的嘛!」耿直的澤村再次投出他自傲的直球。

  「......都不知道該怎麼說你才好。」克里斯無奈嘆氣。如果忽略他發紅的耳根,這是個不錯的嘆息。

  「這就是澤村嘛!」由井因為已經與澤村相處兩年,反而相當自然地接下澤村的直球。

 

  難怪說是天使阿......

 

  看到兩個童顏少年微笑著互相對視,青道眾人這時終於明白為何兩人會有「天使投捕」的稱號。

  「咳!」御幸在眾人的不滿下主動打破這美好的氣氛,「所以,他們兩個要去哪隊?」

  片岡監督在大夥兒的視線下思考了一會兒,「澤村和由井,你們兩個加入一、二年級的隊伍,等下我通知後跟御幸和川上換守備位置。」

  「是!」「是!」

  誒?直接被換掉了嗎?還以為能跟克里斯前輩所認可的投手後輩搭擋,有些難過啊......御幸可惜地想。

  大家很快各自歸位,各就自己該待的位置做準備。此時因九局下半兩隊平手,比賽進入十局上半,三年級投手換成自薦的伊佐敷,捕手換成克里斯,對決一、二年級現役隊伍的九棒東條。

  至於監督和克里斯被大家善意地提醒要小心伊佐敷的球的過程就先忽略過去。

  與此同時,由井在澤村的幫助下穿上剛由經理拿來的捕手裝備。

  澤村在幫忙綁好護膝後抬頭起身,露齒微笑,「真興奮啊!對吧前輩?」

  由井拍拍澤村的後背,「是啊!我們一起加油吧!」

  兩人互相敲擊對方手套,露出自信而充滿信任的微笑。

 

  十局上半現役隊伍沒有得分,十局下半川上讓楠木打出投手前滾地球後,被二棒的亮介擊出二壘安打上壘。此時一出局,二壘有人,打者三棒伊佐敷。

  片岡監督看了看牛棚裡剛熱身完躍躍欲試的兩人,比劃手勢喊道:「暫停!選手交換!現役隊投捕交換!」

  片岡監督此時的換人引發場內場外的陣陣喧嘩。

  「真的假的啊?現在換?二壘有人,打者伊佐敷誒!」

  「看來監督想認真看看這兩個初中生的水平。」

  「我倒是也挺好奇這對被外媒大加讚賞的投捕實力如何。」

  「片岡監督肯定有自己的想法,我們就安靜看著吧!」

 

  場內,三年級隊伍也有些驚訝,但卻沒說什麼。

  「真的是天使嗎?」站在二壘的亮介看著面前少年的背影,表情意味不明。

  「大哥?」二壘手春市聽到亮介的喃喃自語,疑惑地問道。

  「不,沒什麼。」總覺得會很有趣呢!

 

  投手丘上,除了剛下場的御幸和川上,內野外野的隊員都來幫可愛的投捕加油。

  「冷靜點,我們會接住所有飛過來的球,所以不用怕球被打出去。」在十局下半開始時和樋笠交換,天生有保母屬性的金丸看著澤村幼齒的臉蛋,有些擔心他會被打擊到信心崩潰。

  「被拿分也沒關係!我們會打回來的!」前園立刻幫忙加油。

  「不用擔心,可以相信身後的守備。」倉持拍了拍澤村和由井的肩膀。

  「我們會守住的。」春市點頭。

  「安心地投吧!」東條微笑。

  「嗯。」因為大家把他想說的話都講完,所以突然不知該說啥的麻生只能這樣附和。

  「加油。」來自寡言的白州。

  澤村綻放燦爛的笑容回應他未來的前輩們,「前輩不用這麼擔心我們啦!這樣的場面也不是第一次遇到了,對吧?」

  由井微笑點頭,「沒錯。我們不會辜負前輩們的期望。」

  緩緩吸了一口氣,澤村面對所有前輩,認真地道:「前輩,我會不斷讓他們把球打出去的,所以我身後的守備就拜託你們了!」

  野手們眨了眨眼互相對視,覺得這個鄭重其事的拜託怎麼想怎麼怪啊。有人會自己說他會不斷讓人把球打出去嗎?不是被打出去?可是看他認真的表情,到底是靠譜還是不靠譜啊?

  「總之,先看看我們的實力吧!前輩。」由井知道這些前輩還是沒有信任他們,不過他並不在意這點。

  因為他們很快就會證明他們絕對是值得信任的。

 

  野手們即便再不放心也不能做什麼,再三確認他們不用一起商量戰術後,便將投手丘留給天使投捕二人組,各自回到守備位置。

  投手丘上兩人用手套遮著口討論戰術。「澤村,現在一出局,二壘有跑者,下一棒是三棒。現在所有人都還不知道我們的實力,我們直接拿雙殺,把三棒和四棒切開,這樣下一局就可以專心跟四棒對決,你覺得怎麼樣?」

  這時澤村怎麼可能說不?「沒問題!不如說正合我意!」

  聽到澤村乾脆地同意他的計劃,由井讚許地輕敲他的手套,「很好!據我剛才的觀察,三棒的伊佐敷前輩雖然看起來揮棒毫無規律,總是挑著壞球打,但實際上只是因為他是個連壞球都能打出長打的可怕打者,而且本人很清楚自己的特色。為了確實讓球往一壘飛過去,照你130公里左右的球速來看,球的尾勁一定要出來。對付右打的前輩,還要把球投到外角邊緣,而且一定要控制在微妙處,封鎖伊佐敷前輩針對內角的奇怪打擊姿勢。只要有一點沒做好,一不小心大概就會被直接拿一分,所以一定要慎重,知道嗎?」

  「嗯!我知道了!」澤村認真應答。

  「那我們一起努力,讓他們大吃一驚!」

  「好!」

 

  待由井回到本壘板蹲下,澤村深吸了一口氣,舉起雙手大喊:「我會讓他們不斷把球打出去的!身後的守備就拜託大家了!」

  先前已經大概了解了一下澤村的個性,而且也被說了同樣的話的大家也配合地應答了幾句。

  「加油!」

  「我們會接住的!」

  「不用擔心!」

  「守備就交給我們吧!」

 

  「不錯嘛!挺有氣勢的。」場外的校友們津津樂道。

  「重點是接下來的表現,總有種會大吃一驚的感覺。」

  「你們不會失望的。」有看今年U15比賽的校友故作玄虛,惹得其他人被撓得心癢癢的。

 

  「Play ball!」

  待比賽在片岡監督的號令下重新開始,澤村先前的蠢樣在瞬間完全消失不見。此時的他雖然仍舊面帶笑意,但顯然他的精神已經完全集中在接下來的動作上。

  「感覺挺不錯的嘛!」看著澤村認真的金色大眼,伊佐敷喃喃道。

  稍微用眼神牽制了二壘的亮介,澤村將注意力完全放在和打者對決上,緊接著,投球出手──

  奇怪?看不到放球點?伊佐敷瞪大眼睛驚訝地發現澤村放球的速度特別慢,而等到他意識到時,他的手臂已經自動揮擊,來不及判斷是壞球還是好球。

  「可惡!」在球棒碰到球時,伊佐敷才驚愕地發現球比他想的還要重。這不只表示球的尾勁比他所想要重,還顯示他沒有打準球心。

  另一方面,在投球出手時澤村就跑下投手丘前往一壘補位,而一壘的前園也上前幾步去接一壘前滾地球。

  「傳給我!」澤村在前園接到球的同時踩上一壘壘包,準確接到前園的傳球封殺伊佐敷,然後在一壘裁判快速喊出「Out!」後漂亮的將球傳給三壘的金丸,內野通力合作拿下亮介的出局數。

  僅僅只用一球,就順利將困境解決,並直接拿下兩個出局數結束掉這局。完全超出預想的順利和漂亮的表現讓投捕外的所有人大感驚訝。

  「投手在投球後立刻就到一壘補位了,這個3─1─5雙殺是事先設計好的陷阱,我們可能真的小看了這兩個人。」身在二壘的亮介看得真切,他本來以為初中生的守備可能有漏洞可鑽,所以想著即便是滾地球也能拚一把,但現實無疑狠狠地賞了他一巴掌。

  「控球不錯,剛剛那球控制在外角的微妙處,難說是好球還是壞球。」結成提出中肯的評價。

  「不只如此,球的尾勁很足,而且不知道怎麼回事,放球點異常的晚,很難抓準出手的時機。」伊佐敷皺眉。

  還不僅僅是如此。克里斯欣慰地看著場上頗有一股王牌風範的澤村,決定不將澤村真正的特點告訴同伴們,而是選擇讓他們於接下來的比賽中自己發現。

  另一邊現役隊伍的大夥兒則滿臉驚奇地看著澤村,為他剛才的表現感到不敢置信。

  原來以為只是個傻白甜,但顯然不是如此。

  片岡站在本壘處透過墨鏡觀察被隊員們摸頭誇獎的澤村和由井,心中著實感到激動難耐。

  還真是令他吃驚,僅僅從剛剛那一瞬間來看,不只是這對投捕的驚人默契度,投手的守備以及捕守對形勢的分析都讓他感到驚喜。不過隱隱約約地,他認為兩人還有什麼東西沒有展現出來。

  如果這兩人之後真的加入青道,那不要說進入甲子園,或許稱霸全國也只是時間問題了。

  就讓他見識見識,差一步就能拿下世界冠軍的投捕究竟有多少能耐。


-TBC

----------------

  後篇【澤中心】時差 ◇ 三年(下)

  這裡澤村和由井因為輩分反過來,又經歷兩年搭檔,所以我調整了兩人相處的情況。由井面對澤村偶爾會開玩笑這點參考春甲後蛻變的小春花式改變性格這點XD 總之大概就是跟澤村相處久了就會養成某種惡趣味的設定(?)不是很重要,大家可以忘掉。

  有什麼專業知識上的bug可以告訴我,畢竟我也不怎麼專業。

评论 ( 18 )
热度 ( 105 )

© 谷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