嗨嗨!這裡阿谷
文風百變怪
榮純小太陽親媽/偽
雜食媽媽粉
兒子開心什麼都好
&剛入坑刀劍的嬸嬸

【刀劍亂舞】海の鵠(三)

上一章

----------------

章三.


  「鶴姬大人!」本丸的狐之助見鶴姬回來,搖著尾巴向她打招呼。

  鶴姬抿著唇走到辦公桌前,等狐之助跳上桌子,她才輕聲命令道:「狐之助,把公文給我。」

  「是!」狐之助伸出腳掌碰觸胸前的鈴鐺,一份資料就這樣被投影在乾淨的桌面上。

  看著公文以投影的方式顯示,鶴姬皺了皺眉。

  時間溯行軍有到其他時代的跡象……戰國?等等這個時間……鶴姬瞇了瞇眼,抬頭看了一眼狐之助。而狐之助只是睜著它無辜的大眼,直直盯著鶴姬看。

  好吧。知曉政府不願告訴她其他事情,鶴姬不動聲色的將目光移回公文上。接下來是……黑暗本丸?鶴姬頓了一下,抬手滑了下資料,嘴唇越抿越緊。

  「啊!」

  「主!怎麼了!」自進門後便盡責地站在門口盯著地板的長谷部被鶴姬突然的驚呼嚇到,瞬間抬起頭緊張地看向她,但腳步還是盡職的動也沒動一步。

  「不是,我只是突然想到一件事。」鶴姬有些抱歉地看著長谷部,說道:「今天本丸來了三振新刀,但該發配給他們的御守已經沒有了。」

  「原來是這樣啊。」還以為是發生什麼大事的長谷部鬆了口氣,隨後將手拍上胸口,語氣認真地向她主動請纓,「主,這件事就交給我吧!我立刻就去萬屋採購!」

  鶴姬感謝地點頭說道:「那就拜託你了長谷部。對了,你出去前,順便去問問燭台切和歌仙還有沒有什麼需要採購的,然後叫上太郎和御守杵一起去吧。」

  「是!謹遵主命!」長谷部臉上帶著笑容,微微躬身後才離開。

 

  待長谷部重新拉上紙門,鶴姬這才將視線移回公文上,冷聲質問道:「時之政府就沒有什要告訴我的嗎?」

  「我們還不確定時間溯行軍要改變哪個歷史事件,目前只能鎖定大概的時代,地點更是完全無法劃定範圍。我們也不確定他們什麼時候會開始進行干預,一切都只是預測和猜想而已。但出於可能與您相關的前提,我們決定還是要通知您一些狀況,若到時事情的確如我們所推想,還希望請您提供協助。」狐之助說道。

  鶴姬抬眼,「那件事先放一邊,我要問的是另一件事。什麼叫做黑暗本丸?刀劍暗墮又是怎麼回事?」

  「這也是政府最近才發現的。」狐之助又碰了下鈴鐺,瞬間桌面上的公文轉換成了另一份資料,然後牠才繼續說道:「因為審神者不當的指揮,導致刀劍男士因心中產生憤怒與怨氣而被穢氣侵蝕,轉而產生強烈的攻擊意向。」

  「所謂的『不當的指揮』是什麼意思?」鶴姬的語氣變得嚴厲。

  狐之助沒有露出害怕的神色,只是語氣鎮定地回答她的問題,「就是指不顧刀劍的意願,不斷派他們出陣,即便疲憊、重傷也一樣,碎刀也不在乎。」

  鶴姬深吸了口氣,「我了解了,那暗墮又是怎麼回事?攻擊意向是單對審神者而已嗎?能夠恢復嗎?」

  「暗墮是用來代稱那些被憤怒和怨恨沖昏頭,導致在戰場染上敵刀身上穢氣的刀劍男士。攻擊意向要看刀劍男士被侵蝕的程度,嚴重者會不分對象的攻擊,包括其他刀劍男士。目前看來能用靈力治癒,但不能保證完全清除,似乎只要刀劍男士心裏依舊懷有怨氣,穢氣就會重新纏上他們。」狐之助有條有理地回道。

  鶴姬沉默了一會兒,才嘆口氣說道:「我也不想多說什麼了,最後一個問題。」

  「那些暗墮的刀劍男士,你們會怎麼處理?」

  這次狐之助沒有立即回答,停頓了一下才道:「暗墮程度不重而有機會恢復的刀劍男士,我們會供有能力的審神者申請領取,至於其他的……」

  狐之助沒將話說完,但牠眼中流露的情緒已經讓鶴姬知曉答案了。

  「這樣啊……」鶴姬坐上椅子,手肘撐在桌面上,雙手遮住臉頰。沉靜了一會兒,她才抬起頭,重新看向狐之助,「還有什麼要說的嗎?」

  「鶴姬大人也在可領取刀劍男士的範圍內,不論是本丸環境、刀劍男士的健康,和大人的心性都通過了審核,所以之後若是有可領取的刀劍男士,狐之助會帶申請書來給您,您可以選擇申請也可以選擇不申請。關於申請規則,只得申請本丸內沒有的刀劍,而申請數量則會依情況作規定。」狐之助碰觸鈴鐺收回投影,向前走了幾步,用蓬鬆的尾巴輕觸鶴姬白皙的手背。

  鶴姬順著狐之助的動作翻過掌心輕輕撫摸牠毛茸茸的尾巴,讓牠跳進自己的懷裡。

  「辛苦了,很久沒回來了吧。」

  狐之助乖巧地待在鶴姬懷裡蹭了蹭,用撒嬌的語氣道:「鶴姬大人,您那麼溫柔又強大,刀劍男士們都很喜歡您,狐之助也是。」

  鶴姬伸出食指點了點狐之助的頭,笑罵道:「不用對我拍馬屁,我又沒有把事情怪在你身上,那是時政和那些審神者的錯。」她溫柔地解釋道:「剛剛用那樣的態度是因為在跟我報告的是時政,不是對你。」

  「狐之助知道啊!」牠搖了搖尾巴,「只是我真的這麼覺得嘛!」

  「說實話。」鶴姬停下輕撫的動作,微微挑起眉頭。

  狐之助看起來有些委屈,「最近跑公文好累啊!我好久沒吃油豆腐了,大人~」

  「我就知道。」鶴姬無奈地嘆了口氣,「今天不行,但明天我們本丸要辦賞花宴,我會讓鳴狐多做幾盤油豆腐壽司,絕對夠你們三隻狐狸吃了。」

  「太好了!」狐之助開心地搖尾巴。

  「啊,不過……」鶴姬頓了下,「我不知道本丸內的油豆腐還有多少庫存……」

  「那該怎麼辦!?」狐之助震驚地站起身,身上的毛都因驚嚇而炸開了。

  「趕快去找燭台切確認吧,如果不夠了還能讓長谷部他們順便採買,也不知道他們出發去萬屋了沒。」

  「我現在就去!!!」狐之助大喊著衝出房間,一個溜煙就消失在鶴姬的視線裡,幾秒後還能聽見牠大喊著「長谷部先生不要走啊!我要油豆腐──」的聲音。

  「還好我讓長谷部帶太郎和御守杵一同前去,不然這會兒看他的機動應該已經在路上了。」鶴姬輕笑道。

  隨著狐之助的離開,辦公室內也安靜下來,耳邊只有微風拂過樹梢的簌簌聲,以及她自己平穩的呼吸聲。

  「真是安靜呢……」

 

  還沒有安靜多久,一陣吵吵嚷嚷的聲音就由遠處傳來。

  聽見熟悉的聲音,鶴姬起身走至門口,但她才剛踏上門廊就被一群孩子們團團包圍。

  「主人我們回來了!」

  「大將!我們帶了東西回來喔!」

  「有很多玉鋼喔!」

  「主公我拿到譽了喔!」

  「主人,小、小老虎們都很努力喔。」

  伸手一一摸了摸突然就湧上來的短刀們的頭,鶴姬柔聲問道:「回來就好,都沒有受傷吧?」

  「沒有喔!」五振短刀齊一喊道。

  「都沒受傷就好。」鶴姬瞇眼微笑,「博多很棒喔,拿到譽了呢!退也是,不只是老虎,退也很棒喔!」

  「啊!主人偏心!亂也很棒啊!」亂嘟起嘴,裝作一副不高興的樣子。

  「大將,玉鋼可是我扛回來的。」厚也舉起一直拿著的看起來頗有重量的袋子抱怨道。

  「玉鋼可是我找到的!大將!」後藤也跟著湊過來。

  「好了好了,大家都做得很好喔。」鶴姬任由短刀們向她撒嬌,也不推開,只是順著他們的意給予誇獎。

  又過了一回兒,終於讓短刀們滿足了,她才抬起頭,對站在一旁沒參與弟弟們撒嬌爭寵的藥研柔聲說道:「還有藥研,當隊長辛苦了,做的很好。」

  「是,大將,這是我該做的。」藥研傾身,嘴角微揚。

  這時鶴姬突然想起什麼,對短刀們說道:「對了,早上我和清光說我想辦個賞花宴,全本丸的刀劍都一起,所以雖然還是要內番,但明天不出陣喔。」

  「賞花宴!」

  「大將最棒了!」

  「放假放假!」

  「宴會宴會!」

  看著短刀們高興的叫嚷,鶴姬輕笑出聲,彎下腰和他們說道:「不過清光現在在帶新刀參觀本丸,我也忘了告訴燭台切這件事,你們可以幫我去告訴他嗎?」

  「哎有新的同伴嗎?」厚一臉好奇的模樣問道。

  「是誰是誰?」後藤忙跟著詢問。

  亂伸手比了個叉叉,讓鶴姬不要告訴他們,說道:「還是不要問了,我們自己去找吧!」

  「贊成!」

  眼看大家似乎忘了鶴姬的囑託,五虎退連忙提醒道:「等等,那個,要先告訴燭台切先生。」

  「對對!那就交給我們啦!」亂拍拍退的肩膀喊道。

  「我們來比誰先!衝啊!」

  「等等博多!你作弊!你機動最高還先跑!喂!」

  鶴姬和藥研看著短刀們咻的一下就消失在走廊的盡頭,後知後覺慢了大家一步的五虎退先是禮貌的和他們行了個禮後才有些慌亂的跟上去。

  「您太過寵愛他們了,一期哥知道了又會懊惱了。」藥研語帶笑意地說道。

  「你們自己也寵他們啊,怎麼就只說我呢?」鶴姬笑著反駁。

  藥研無奈搖頭,「是是,您就有理了。」

  一人一刀安靜地看著庭院的風景,過了好一會兒,鶴姬才打破這份寧靜。

  「藥研,你覺得,在這座本丸裡開心嗎?」鶴姬看著本丸的風景,耳邊似乎還迴盪著短刀們的歡聲笑語。

  藥研有些錯愕地轉過頭看向鶴姬,卻沒看出什麼所以然,只好收回視線。雖然不知道大將為什麼突然問他這個問題,但藥研還是回答了她。

  「非常開心喔。」他輕聲說道。

  「能和您相遇,成為您的刀劍,我想,大家一定都是這麼覺得吧。」藥研轉過頭,對著鶴姬微笑。

 

  「我們都很幸福喔。」 


-TBC

----------------

下一章

评论
热度 ( 1 )

© 谷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