嗨嗨!這裡阿谷
文風百變怪
榮純小太陽親媽/偽
雜食媽媽粉
兒子開心什麼都好
&剛入坑刀劍的嬸嬸

【澤中心/ABO】透光

>澤村內角恐懼症時期

>克里斯生賀,所以實質上是克里澤(可老實說沒什麼克里澤味,對不起前輩QAQ

>清水向ABO(如果大家在裡面看到多箭頭,那就……自己開心想像就好)

>續→【澤中心/ABO】宣示主權

#克里斯前輩生日快樂!

雖然是abo,但沒車沒肉(我知道abo沒肉就像草莓蛋糕沒有草莓那樣空虛)

----------------

  這個世界,除了男性與女性外,還有一種性別,人們稱之為「第二性別」。

  第二性別分為三類,Alpha、Beta和Omega。Alpha擁有第二性別中最為強壯的身軀,以及聰明的大腦。他們在社會中通常處於領導者的地位,而運動員中也有很大一部分是Alpha。Beta介於另外兩者之中,世界上百分之七十的人都是Beta,他們的存在就如同蜜蜂社會中的工蜂,數量極多又不可缺少,是建立社會的主要支幹。而Omega,是數量最為稀少的存在。他們的身體通常較其他性別者虛弱,在久遠的以前,他們甚至只是作為被Alpha爭相搶奪的生育機器。

 

  三種性別的男女都可生育,可強壯的Alpha生育率卻是極低。所以為了誕下後代,他們需要尋找生育率極高的Omega來為他們延續血脈。

  但現在,時代在進步,醫學快速發展,針對Omega發情期的抑制劑也被製造出來並加以改進。現如今Omega不會再經常被自身的生理所侷限,人生也不再只被Alpha操控。

  雖然Omega在社會上仍有性別歧視,在某些落後國家的境遇一樣糟糕,但已經較過去被隨意當作交易品買賣的狀況好了許多。

 

  不論是Alpha、Beta還是Omega,所有孩子一出生經檢測後都必須在ABO性別平等法規的規定下定期施打抑制劑。三者的抑制劑內容物因生理構造而有些差別。Alpha的抑制劑含有減緩發情時Omega從腺體分泌出的信息素影響的藥劑,還能淡化自身腺體的味道,至少不會影響身旁Omega的生活。

  Beta本身沒有能產生信息素的腺體,但如果身旁有omega發情,多少也會被影響一點,但不會有Alpha衝動的反應。他們對Alpha則幾乎不會有反應,除了伴侶之外。他們的抑制劑也含有減緩被omega發情時所散發的信息素影響的藥劑,除此之外是對身體無害的維生素。

  Omega的抑制劑是最不同的。事實上,ABO性別平等法規相關條例的制訂就是為了Omega。為了使Omega能不因生理因素影響人生,抑制劑才被發明出來。而Omega的抑制劑除了淡化自身的信息素,消除發情期對自身的影響外,還有隱藏自身Omega身分的功能。這也是為什麼三類性別都必須施打抑制劑的原因,就是為了讓Omega能夠裝作Beta生活。

  當然Omega也可以選擇不隱藏自己的性別,但大部分的Omega還是會選擇隱藏身分,因為Omega的身分帶來的大多不是便利而是阻礙。在某些職業中他們也常因身分而備受歧視,所以大部分的人更傾向於選擇隱瞞,成為Beta過生活。

 

  三種性別都會有各自的「味道」。Alpha的味道通常充滿侵略性,Omega則溫和許多。Beta本身雖然沒有腺體,但在抑制劑的作用下,他們也會產生獨屬於自己的「味道」。Beta除了擁有如同信息素般的味道外並沒有其他影響,抑制劑的成分也完全無害,只是為了能讓Omega偽裝成Beta的手段而已。

  平常的情況下「味道」都很淡,像是自身的體味。然而,Beta不受影響,Alpha和Omega發情時的味道卻會變得濃郁,有些Omega的味道甚至會產生變化。

  可隨著時代的進步,大多數Omega選擇成為Beta活下去的當下,發情時信息素的味道究竟會發生什麼樣的轉變,大多數人也只能依靠想像而已。

  但據那些Omega的伴侶所說──那味道,就如同罌粟般讓人迷醉,無法自拔。

 

  澤村榮純是一個偽裝成Beta的Omega。

 

  澤村從小就被爺爺、爸爸、媽媽告誡,如果不乖乖按時服用抑制劑就會發生多麼恐怖的事,而他也總是乖乖地聽從。雖然他的本性有些活潑好動,但經過多方的耳提面命,他也明白在這種事情上是由不得他任性與不在意的。

  自他喜歡上棒球,將成為一名偉大的投手設為人生志向後,他就比以前更加小心謹慎,也因此他從未被家人以外的人發現他是omega的這件事,就連青梅竹馬的若菜也一樣。所以在他考慮要不要接受機會去東京棒球留學時,他的家人雖然擔心,卻也支持他追尋自己的夢想。

  當他在高島禮的帶領下踏入青道高中的那一刻,他就發誓自己一定要成為王牌。

 

  然而事情總是事與願違。

 

  自夏季甲子園決賽的那一球後,澤村就陷入了巨大的低潮期,投球恐懼症也讓澤村於隊伍之中的處境變得尷尬。可隊伍的現況不允許大家為澤村提供太多幫助,因為連他們自己都自顧不暇了。

  夏季的失利,前輩的含恨引退,監督的準備離去……這些事情為球隊抹上了一層又一層濃濃的黑霧。

  個人的瓶頸,和球隊的未來,究竟哪一個比較重要,就是澤村自己也很清楚。

  他不能再給大家添麻煩了,所以即便自己只能作為一枚旗子,一個隨時可替換的替代品,可只要能幫助球隊……。

 

  即便要犧牲自己,他也願意。

 

  「降谷君,你怎麼又賴在榮純君的身上了?」春市看著整個人都埋在澤村頸裡不鬆手的降谷,不免露出無奈而好笑的表情。

  「嗯……因為很好聞……。」降谷抖了抖鼻尖後抬起頭,說完話又再度把頭埋回去。

  眼見降谷已成完全無法溝通的狀態,春市嘆了口氣,將目光轉向澤村,「榮純君,你看起來很累的樣子,不要緊嗎?」

  澤村皺了皺眉,勉強勾起一抹笑,「喔,還好啦!」

  「是嗎?」春市有些疑惑地問道。

  「嗯,就是降谷有點重……。」還不待澤村反應,下一秒身上的重量陡然消失,感覺整個人都輕鬆了不少。澤村直起身子回過頭,就看見降谷被瞅著領子一臉茫然的看著他。

  「倉持前輩?」

  「覺得重就甩開不就好了?」倉持瞪了降谷一眼,將他扔給站在一旁等候接棒的春市。

  「喔……。」澤村有些不知所以然地點點頭,身上莫名的倦怠感讓他無法思考,連動作都慢了幾秒。

  看著澤村的表現,倉持狠狠皺起眉頭,上前一把摸上澤村的額前,「嗯……沒發燒啊……澤村,你覺得身體有哪裡不舒服嗎?」

  眨了眨眼,澤村答道:「咦?沒有啊。」

  「是嗎……。」倉持滿臉不放心的樣子,又看了澤村幾眼,「總之,你趕快去給我洗澡睡覺,黑眼圈都出來了你知道嗎?不要讓人擔心啊!」

  「喔,我知道了倉持前輩,對不起。」

  「快去休息吧。」倉持拍了拍澤村的頭,示意一旁的金丸和東條去跟著他。兩人點頭答應,連春市也拉著降谷一起走了。

  「奇怪……。」倉持看著後輩的背影,心裡有不祥的預感。

 

  澤村他身上的味道,是不是變濃了啊?

 

  每個人的味道都是獨一無二的,自己也說不出到底是好聞還是不好聞。若問身旁的人和伴侶,通常雙方又會有不同的答案,大概就如同情人眼裡出西施的道理是一樣的。

  還好「味道」是很淡的,不然照棒球部大夥兒訓練完汗流浹背的模樣,大概每天都會是一場災難吧?

 

  青春期的棒球少年們也一樣,因為賀爾蒙的影響,他們對「味道」同樣有濃重的好奇心。他們曾經討論過關於各自味道的想法,雖然偶有例外,不過通常壞話還是要遠高於好話就是了。

  澤村就是那個少數的例外。

  澤村身上的味道是淡淡的水果香,清香甘甜,總令人忍不住抬起嘴角。

  說來奇怪,一般來說很少有人的味道是像澤村這樣說不清所以然的,不是單純的蘋果、香蕉、葡萄等等,而是似乎什麼都有,又似乎什麼都不是的水果香。

  和化學藥劑的香味不同,澤村身上的味道更顯天然,像是站在現打果汁攤前會聞到的味道,也像走進有機水果農場裡會聞到的清香。

  在沒聞過之前,原先他們以為澤村的味道應該是更加──大自然一點的。比如說染有初春氣息的青草、下過雨仍沾有濕氣的清新空氣、曬過太陽的棉被……就像這樣的味道。但當御幸和倉持及幾位一年級生為大家揭曉答案後,他們也沒有露出多麼驚愕的表情。

 

  澤村是個Beta。事實上他們部裡的Beta可不少,但Alpha的數量和稻城、市大三比起來卻要稍遜一籌。就拿已經退役的一軍前輩來說,只有結成、增子、宮內、坂井,最多再加上一個克里斯是Alpha。現今一軍的二年生就是御幸、前園、樋笠和小野。然而到了一年生,卻只有降谷和金丸兩人,唯一慶幸的就是他們終於有投手是Alpha了。

  要說,Alpha大約佔了社會上20%左右的人口,在一個學校的棒球部裡,這樣的數量已經不算稀少了。但一年不如一年的情況還是讓青道高中感受到了危機,尤其是與另外兩個豪門相比,真的是少的可憐。

  不過,也不是說Alpha就一定比較厲害,大體來說Beta的人數在社會上還是要占優的。即便是體育競技,雖然Alpha的比例要比其他行業高上不少,但總體還是Beta人最多。

  青道高中其實也想過反其道而行,想辦法招些Omega進學校,藉以吸引更多新生加入。但在這個Omega普遍偽裝成Beta的時代,這個提案很快就不了了之了。於是學校決定更加著重在尋找Beta的棒球人才,Alpha搶不到沒關係,至少有天分的Beta要拿下,而倉持和澤村就是在這樣的想法之下得到機會的。

 

  回到味道,先前說澤村的味道與其他人不同,這裡刪去Alpha,單與其他Beta作比較。比起其他人較確定、有界限的味道,比如說清涼的薄荷味、薰衣草的芳香、富士蘋果的味道……他們周遭的人,身上的味道都是明確而單一化的,所以才說澤村身上的味道特別不同。

  有時候,那味道甚至會讓人上癮,就像釀了一些時日的水果酒。可回過神,那酒精味似乎又只是一場錯覺,很快就將之拋諸於身後。

 

  酒太烈會嗆人,過濃會使人炫目。而果酒,則會使人上癮。

 

  關於澤村越顯低落與無措的情緒,大夥兒不是不著急,可他們儘管著急,卻也沒有任何辦法。大家只能從平常一些生活上的小事盡量給予澤村幫助,希望多少能給他一些支持,不過也有人例外。

  作為隊長兼捕手的御幸看起來似乎不甚在意澤村的狀況,還惹得倉持生了氣。可實際上,御幸並非倉持,或他人想像中的那般不在意。只是他自認為不太擅長這類事情,所以與其讓他把事情弄糟,不如去請求能幫的了澤村的人去拯救他。

 

  御幸找的人便是克里斯。

 

  瀧川.克里斯.優,澤村的引路人、師父,隊伍裡最敬重的人。說到克里斯,大約所有青道棒球部的人都會如此形容他與澤村之間的關係。

  克里斯是隊伍裡少數的Alpha,而且是由Alpha與Omega誕下的,強大的Alpha。與那些Alpha與Beta或Alpha與Alpha產下的不同,Alpha與Omega生下的Alpha通常是被冠以天才稱呼的位於頂層之上的性別,克里斯顯然就是其一。

  很多人都說,若不是因為克里斯受傷,他們青道說不定能在他的帶領之下站上全國之巔,而不僅僅只是進入甲子園。

  這就是克里斯,如檜木般高貴,森林般的味道。

 

  當克里斯推開室內練習場的大門,進入眼簾的,便是澤村較以往消瘦些許的背影。強硬挺起的背脊,努力堅持卻依舊陷落的肩膀,還有未轉身就能感受到的迷茫無措的氣息。

  「你投了不少球呢。」克里斯強迫自己勾起嘴角,將心疼掩進心底。可當他看見澤村眼下深沉的黑眼圈,以及眼裡黯淡的眸色時,他差點忍不住將人擁入懷中。「有沒有注意每一球是否有握好呢?」

  「投個幾球吧。」

  「師父!」只見澤村抬起頭,看見是他,眼裡便透出一絲光彩,令克里斯嘴角的揚起更真實了些。

  他能做的,不過就是在他還在的時候,還能看著他的時候,默默地守護而已。

 

  這是他原先所想的。

 

  克里斯並不是沒注意到澤村較平常紅潤許多的膚色和超常的汗水,可他卻偏偏忽略,或刻意忽略澤村較以往濃郁許多的氣味。

  不是那淡淡的、讓人一聞便心生好感的果香,而是濃郁而醇厚的,令人上癮的酒香。

  見澤村摀著胸口倒下,一個不可思議的想法自克里斯的腦中轟然炸裂,相對的是,打從心底狂囂而起的慾望。

  「克里斯前輩,我……。」

  聽見澤村難受的呢喃,克里斯擠出最後的理智清醒過來,才猛然發現自己和澤村僅差伸手的距離,一陣冷汗自腦後流下。

  澤村他是Omega!?不、不對,現在不是想這個的時候,要先離開才行。

  「前輩……。」

  還不待他轉過身,臂上灼熱的溫度便讓他冷不防地嚥了嚥口水,勉力開口道:「澤村,你身上有抑制劑嗎?」

  「……沒有,我放在宿舍裡。」澤村也意識到現在的情況不對了,雖然知道他不該在這種狀況下親近一個不是伴侶的Alpha,但生理上的本能卻讓他仍緊緊抓著克里斯的手。唯一證明他還有些許理智的,大概就是他除了抓著克里斯外什麼都沒有的動作,和回著克里斯的話而已。

  克里斯覺得身體快燃燒起來了,然而理智卻讓他不得不強壓下這份灼熱,努力撥開澤村的手,拋下一句「我先去找人,你在這裡等我一下,知道嗎?」便快速離去,轉過身用力關上大門。

 

  『磅──!』

 

  出於關心而前來偷看、不是,是看看需不需要幫忙的伊佐敷、亮介、增子和幾位現一軍成員,才走到附近便聽見巨大的關門聲。不明所以的他們互看幾眼,加快腳步前往室內訓練場。

  不一會兒,他們就看見克里斯背靠著門坐在地上,不停地喘著粗氣,拿出一管隨身抑制劑就往手上扎去。

  「喂!克里斯你怎麼了啊?!」伊佐敷還沒見過有人能如此簡單粗暴地將針往身上扎。一般來說Alpha身上都會帶有抑制劑是常識,但除非是緊急狀況,不然一般情況下吞藥丸就行了,除非Alpha已經快忍受不住,理智近乎全失的時候,才有可能會用到針劑。

  「你怎麼!?」

  聽見熟悉的叫喊,克里斯沒空管他們問他「身體還好嗎?」或是「復發了嗎?」這種無關緊要的問題。他感受著體內稍稍退去的熱度,耳邊似乎還迴盪著澤村低啞的喘息,腦海裡不斷閃過那雙染上慾望的美麗瞳孔、沾上淺玫瑰色的肌膚,以及有些粗糙的觸感與他肌膚相觸的感覺。他晃了晃腦抓住旁人的手,用低沉沙啞的語氣急迫地道:「澤村他……去叫校醫,快點!」

  聽見克里斯的話,眾人才感受到那股越來越濃的果酒香,又反覆咀嚼克里斯的話,他們才聯想到現在可能的情況。加之在場的Alpha與Beta也慢慢感覺出身體上的變化,情緒猛地一滯,無一不飛快從口袋中掏出一粒藥丸就往嘴裡扔。

  在場中速度最快的倉持算是最快回過神的,他吞下藥丸就往校醫室奔去,嘴上還嚷嚷著「這次真的闖大禍了啊蠢村」之類的話。其他人也沒有閒著,幾位Alpha先是分別抓住增子和御幸以防萬一,伊佐敷也上前要撐起克里斯卻被拒絕。

  「放心,我不會做什麼,已經冷靜下來了。」克里斯堅持著站起身,卻依舊擋在門前,也不管其他人複雜的神色。

  明明就聞到克里斯同樣強勢的味道,甚至幾位Alpha還在這近乎警告似的味道中完全冷靜下來。充滿攻擊性的信息速也引發自身想反抗的慾望,他們卻沒法做什麼,只能選擇退卻。

  眾人偷偷交換神色,腳下也聽從克里斯的意思後撤幾步,離大門遠一些。

 

  看來,克里斯是真的栽了啊。他們不約而同地想到。

 

  克里斯一副保護神的模樣阻擋於門前,一直到身為Beta的校醫到來才卸下。Alpha的他們只能先一步離開,留著幾位Beta幫忙。儘管克里斯再不安,他也只能選擇相信隊友。

 

  事後,校醫說澤村之所以提前進入發情期,是因為最近心理壓力過大導致的內分泌失調。也幸好這起事件並沒有造成太大的問題,澤村也不是因為忘記施打抑制劑,所以嚴格來說是非故意。也因此監督僅僅只是讓澤村好好休養,在那之前暫停一切訓練,澤村能得到這樣的懲罰在大家看來已是可喜可賀。至於澤村的身分而衍生的種種問題,那些基本都交託給高島禮負責。校方那邊也說要低調處理,盡量不要擴大事件,知道的人越少越好,看來是要以保護澤村為主。

  總之,事情是暫時告一段落了。

 

  在一夜驚魂結束後,克里斯坐在早已平靜下來睡得正香的澤村床前,伸手輕輕握住他的手,表情既無奈又溫柔。

  「你這樣,要我怎麼安心的畢業……。」凝視著澤村安穩的睡顏,腦中晃過他可愛而陽光的笑容,克里斯低低地笑出聲。然而一聯想到那些淺在的危險,克里斯又斂起笑意,決定將原先暫時和澤村保持距離的想法拋諸於身後,兩人相連的手也握得更緊了。

 

  既然如此,那他也只能先下手為強了。

 

  雨後,陽光穿透四散的烏雲,將溫度灑向大地。光柱落於凡間,薄薄的霧氣繚繞,彷彿人間仙境。

  雨後森林清新的空氣與淡淡的水果香相互環繞。

 

  ──這是幸福的味道。

 

 ----------------

原本想寫的畫面:

  克里斯:你這樣,要我怎麼安心的畢業……。

  御幸從門後走出:前輩可以不用擔心,我會好好照顧他的。


  好啦!開玩笑的。原本要寫更克里澤的,畢竟是為了前輩的生日才寫的,但光背景就囉哩囉嗦一大堆,所以就只能挑最想寫的場景寫了XD 總之,前輩生日快樂!對不起我遲到了這麼多天還寫得這麼差,一點都不甜QAQ 把澤村送給你原諒我吧2333

评论 ( 22 )
热度 ( 77 )

© 谷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