嗨嗨!這裡阿谷
文風百變怪
榮純小太陽親媽/偽
雜食媽媽粉
兒子開心什麼都好
&剛入坑刀劍的嬸嬸

【澤中心】你的顏色

>復健用迷你短打

>隱藏御→澤

總之就是沒什麼內容,不甜又無趣,都說了我復健。

----------------

  「你們覺得澤村是什麼顏色?」

 

  一軍裡除了三位投手外的幾人圍成一圈,不知道為什麼說到這個奇怪的話題。御幸回頭想想,一開始他們似乎是在聊棒球相關的話題,接著有人提到了澤村,然後就開始東扯西扯……好吧,他得承認他在中途就開始走神了,所以到底是怎麼聊到這裡的,他也不是很清楚,不過隱隱約約,他好像聽到他們提到什麼心理測驗之類的……

  「那還用說嗎?當然是紅色啊,大紅色。」

  御幸有些詫異地看向倉持,似是沒想到惡友如他竟然也會參與這種有點少女的話題,真是讓他大開眼界了。

  「果然吧!我也這麼覺得。」出乎意料開啟這個話題的前園點點頭表示同意。

  就說叫你不要什麼都學純桑了啊,看你現在都提一些什麼詭異的話題。希望他們不要有一天從棒球部改名成心理測驗研究部什麼的。

  「雖然能理解,不果我還是想了解一下洋前輩為什麼覺得榮純君是紅色。」春市語帶笑意地道。

  倉持將手舉至頭頂,雙手交疊於後腦杓,背靠著牆,看似隨口說道:「嘛,就是那樣吧,澤村那個臭小子,雖然是笨了點,不,可能不只一點,但他啊,就像太陽一樣。」

  不知是誰輕笑出聲,不過御幸也沒有想要一探究竟的意思,而是默默想著澤村和紅色之間的關聯。

  的確是很形象化沒錯。

  「誒,倉持你難得這麼誇澤村啊。」

  不不,阿邊,你難道把倉持前面那一段說澤村是笨蛋的話都當作耳邊風嗎?

  很可惜,渡邊並沒有聽到御幸心裡的吐槽。

  「說我,那阿邊你呢?你覺得澤村是什麼顏色?」早在亮前輩手下練就出在某種狀況下依然能面不改色的倉持沒有做出什麼奇特的反應,只是面無表情地反問回去。

  渡邊見倉持的反應也只是乾脆地回答:「我覺得,應該是黃色吧。」

  「黃色?為什麼?」

  「和你的理由有點像,如果說,紅色是宛若夏季正午時分的豔陽,黃色就像是春日破曉的朝陽,感覺充滿希望呢。」

  聽了渡邊的話,大夥兒一時之間有些錯愕,完全沒料到渡邊竟然會說出這麼……的話,對象還是那個澤村。

  看到大家似乎有些傻的表情,渡邊笑道:「我可是真心這麼覺得喔,每次看到澤村努力的練習,沒有一刻停止訓練,我都覺得我們不加油不行呢。」

  「我覺得前輩說的很形象呢,我認同。」

  「東條?」金丸有些詫異於東條的話,不過也只有那麼一瞬而已,畢竟他心裡其實也是這麼想的。

  看到金丸的反應,東條就知曉他的好友大抵也是認同這個說法的。

  御幸有點茫然地看著陷入沉默的大家,不太明白現在到底是個什麼狀況。不,他知道澤村是很受歡迎沒錯啦,畢竟那種性格只要多相處一些時日,也沒什麼人討厭的起來吧?但大家的反應卻是有點嚇到他了,什麼夏季正午的豔陽啊,春日清晨的朝陽啊什麼的......雖然澤村的確像太陽,但用這麼詩意的話來形容他真的太奇怪了。

  不過這份沉默並沒有維持多久,很快就被澤村同年級的好友春市打破了。

  「我倒覺得榮純君是綠色的呢。」

  大家的注意力很快被春市吸引,畢竟不論是紅色還是黃色都是暖色系的,稍微聯想一下就知道會說出這些顏色的原因不出意外就是因為澤村是個熱血運動派少年,但綠色是中間色,沒聽理由前他們實在想不到澤村和綠色到底有那裡扯得上邊。

  還不待大家詢問,春市就很自覺地開口解釋:「要說榮純君像太陽我覺得沒什麼問題,但對我來說,榮純君更像小草,雖然一開始很微小,但卻有著生生不息的生命力,讓人覺得他總有一天會長成蒼天大樹呢。」

  「……原來小湊你是這樣看澤村的啊。」金丸有些不可思議地道。

  除了春市以外的所有人,包括御幸,都瞪大眼睛看著春市,令春市的臉頰因靦腆而浮出紅暈。

  「嗯哼,那御幸呢?身為隊長大人,隊伍的主力捕手,你覺得你的投手是什麼顏色?」

  「哈啊?」還沉浸在春市話裡的御幸冷不防因倉持突然的提及而怔愣,有些可笑地伸出食指指著自己。

  「就是在問你,你覺得澤村是什麼顏色。」

  御幸眨了眨眼,見大家都將目光一致對準他,深知自己怕是逃不掉回答這個問題的命運,便嘆了口氣準備回答。雖說他敷衍一下說同意前面人的話也不是不行,但看倉持眼裡認真的神色,他覺得如果不好好回答,自己怕是要完。

  「澤村啊……藍色吧。」

  「藍色?」

  紅色和黃色是暖色系,綠色是中間色系,藍色是冷色系。紅色和黃色大家都能解釋,綠色的話春市也解釋的很好,但藍色?

  還沒有人開口詢問,御幸便自覺地開口解釋:「澤村他啊,比起太陽、小草什麼的,我覺得更像是──天空吧。」

  當最開始問題被問出的瞬間,御幸腦中第一時間所浮現出的,便是他蹲在捕手區時所看到的,澤村身後那遼闊而沒有哪怕一絲白雲遮掩的,水藍色的美麗天空。

  大概沒有什麼顏色比藍色更適合澤村了吧。御幸將手伸直撐在身後,抬頭仰望那整片清澈的天空藍,在心裡默默想到。


----------------

  之後,待投手們從監督辦公室歸來,幾人也紛紛解散去訓練。

  「喂,御幸。」倉持拿著球棒走在御幸身側,直視著前方,看似隨意的說道。

  「幹嘛?」

  「噁心死了你。」藏都藏不住啊。

  「喂喂,你這樣很傷我的心啊,我可是很認真回答問題的,而且比起阿邊的朝陽論和小湊的小草論,我覺得我說的很正常啊。」御幸無奈地回道。

  「虧你說得出口。」根本沒想遮掩吧。

  「哈哈,承蒙誇獎?」

  「嗤。」倉持咧嘴一笑,「這種話,你還是自己跟那個笨蛋說吧。」

 

  現在還不知道的,大概也就只有那個笨蛋了。


----------------

  這大概就是個眾人藉少女般的話題測試御幸想法的故事,嗯。(完全不知所以啊!)

  抱歉啊各位,我消失了這麼久~~我會趕快找回手感,把目錄上的那些文都寫一寫。

评论 ( 20 )
热度 ( 102 )

© 谷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