嗨嗨!這裡阿谷
文風百變怪
榮純小太陽親媽/偽
雜食媽媽粉
兒子開心什麼都好
&剛入坑刀劍的嬸嬸

【御澤】第二個初次告白

>御幸畢業前、退役後

>少年漫的少女漫套路(有狗血OOC的意思)

>甜到發膩

這次真的是御澤雙箭頭

#2018.03.30御澤日系列賀文④

----------------

  一月的氣溫微涼,清風徐徐吹過臉龐,令人感到舒爽不已,而難得自雲層後頭露面的陽光則溫柔地親吻肌膚,為身體添了些許暖意。

  這會兒又是二年B班的體育課時間,本來這節課他們應該在體育館裡打排球,但連日的陰雨和低溫使學生們在遇到一個難得的好天氣時,強烈要求老師讓他們出去放放風。

  所以這就是導致這時二年B班的學生們在操場上進行籃球比賽的原因。

  至於為什麼不是足球,這是因為這節課沒有其他班級和他們一起上體育課,而班上男生的人數又不足以進行足球比賽,所以他們只好勉強改為打籃球了。

  不過只要能放風,其實打什麼球都無所謂。

  以上是大部分學生的想法,不過也有人完全不在狀態,根本不在乎現在到底要做什麼。

  那就是二年B班的體育擔當,什麼運動都能很快掌握訣竅的澤村榮純。

  和平常吵吵嚷嚷的樣子不同,今天的澤村顯然失了活力,有點懨懨的,好像在煩惱什麼的樣子。當然身為知情者的金丸和半知情者的降谷(此人還沒搞清楚狀況)知道原因,其他同學則不太了解情況,但多少都感到有些擔心。澤村走神的情況之嚴重就連體育老師都發現了,在澤村再次沒接到傳球後,因為害怕身為學校棒球部主力的澤村受傷,老師也只好強迫他下場休息。

  畢竟球是不長眼的。

 

  澤村隨意坐在操場邊的地上,刻意和為場上男生們加油的女生們空了一段距離,他決定靜下心來理清思緒。

  思考對澤村來說真的是一件很困難的事,這點相信大家都深知肚明。

  「……啊!好煩啊!!!」澤村有些自暴自棄地胡亂揉了一通腦袋後成大字型躺在地上。

  「吵死了澤村!」二年B班的保母.澤村榮純專屬.擔當.金丸信二緊接著大喊。

  見澤村貌似恢復了活力,雖然煩惱似乎還是沒有解決的樣子,但班上同學們卻都安下了心,紛紛發出善意的笑聲。

  可惡,都是御幸那個混蛋四眼害的!澤村對著頂頭的藍天咬牙切齒。

  發了一會兒呆,澤村坐起身,轉過頭看向熟悉的三年級教室窗戶,搜尋記憶中讓他煩惱的那個人所坐的位子。

  前陣子三年B班的學生又換了次座位,倉持和御幸這對惡友組合又再次成了佔據良好視野窗戶旁的前後桌,不過這次兩人的位子進行了對調。

  意外地,澤村抬眼時對上了御幸正大光明看他的視線,愣了一下後炸毛似地轉過頭站起身。

  唉呀唉呀!臉紅了呢!真可愛~❤御幸愉快地撐著下巴看著澤村逃跑似的背影,擅自把昨晚丟人的告白過程全都忘了。

  「你再這樣惡劣,我看澤村拒絕你是遲早的事。」感受到前桌周圍突然冒出粉紅泡泡般的背景,倉持翻了翻白眼悄聲道。

  「不會的,澤村他可是為了我才來青道的喔!為.了.我.喔!」

  這人真是,自從在和澤村和解時得知了這件事,御幸就時不時把這句話掛在嘴上來噁心他。

  愚蠢的佔有欲。

  倉持感到一陣惡寒,他顫抖了一下對上惡友的視線,「這跟答應你的告白是兩回事吧!那個小子可是很純情的。看看那些少女漫,他現在大概因為原來男生也會喜歡男生這件事感到很震驚吧?」

  御幸啞口無言,但不一會兒他又露出了壞笑,「我會讓他喜歡上我的,你就不用操心了,澤村的哥哥大人。」

  「我才不會為這種事情操心,你不要太超過就好。」倉持再度翻了個白眼。不過對於澤村的哥哥大人這個稱呼他倒是沒有否認,畢竟有個身分也比較好介入這兩人之間的問題。

  兩個白癡。倉持撇了撇嘴。

 

  另一邊,操場上落荒而逃的澤村正為自己的反射動作感到羞愧。

  我在幹什麼啊?為什麼要因為那個混蛋四眼逃走?我是白癡嗎?澤村停下腳步,伸手捂住發紅的臉。

  此時澤村突然想到少女漫畫中的女主角似乎也會因為和男主角對上視線而落荒而逃。

  不會……我真的喜歡上……

  不可能!我絕對不可能喜歡上御幸一也!那可是御幸一也啊!除了棒球和臉以外什麼都不是的御幸一也哎!我怎麼可能會喜歡上那種混帳啊?!

  轉瞬澤村就自我否定了這種可能性。

  要拒絕!嗯,今天就去拒絕那個──

  「澤村危險──!!!」「笨蛋快閃開啊!!!」

  被眾人驚慌的警告聲拉回現實,澤村轉過頭,眼中卻突然出現放大的橘色球體。澤村只覺得額頭被一陣劇烈的撞擊給弄得眼冒金星,緊接著是後腦杓傳來的劇烈疼痛。他在瞬間感覺到了何謂轟然震盪,再然後他的記憶就一片空白了。

  「澤村!!!」

  「澤村君沒事吧!?」

  「老師!澤村他昏過去了!」

  「誰快點去叫保健室的老師過來!快點!」

  整個操場一片混亂,幾十個人的大吼大叫和驚呼也引起了教學樓某些人的注意。

 

  御幸在好不容易將注意力從某人身上轉回擺在書桌上快變成裝飾品的課本後,又因為熟悉的棒球部後輩驚慌的大吼再次將視線轉回操場上。然而在瞥見被人群團團圍住倒在地上的身影後他便激動地站起身,在全班同學詫異的視線中衝出了教室。

  同樣偷偷關注操場情況的倉持顯然也看到了自家後輩發生的意外,雖然他也感到十分慌張,但還是努力保持冷靜,緊接在御幸衝出教室後站起身,對臺上表情驚愕的老師鞠了個躬,「抱歉老師,這節課我和御幸請假,晚點會補上假單。」說完,倉持就跟著衝出了教室。

  在兩人用沖壘的速度於走廊上飛奔時,操場上二年B班的同學們也從意外中清醒,由幾人衝到保健室去呼叫保健老師,其他人則圍在澤村身邊試圖讓他清醒。

  「澤村!你聽的到我的聲音嗎?喂!」幾乎在第一時間衝向澤村的金丸跪在地上叫喚著澤村。他眼睜睜看著籃球以極高的速度往澤村的頭上砸去,更可怕的是澤村因為受到衝擊而倒下時撞到了身後長凳的邊角,發出了令人感到害怕的巨烈撞擊聲。金丸深怕澤村出了個什麼萬一,完全不敢去動他。

  身為肇事者的降谷錯愕地愣了幾秒,隨後露出驚慌的表情衝向澤村。本就除了棒球以外其他運動都不太擅長的他剛剛在傳球時不小心手滑,而他因為怕球滑出界,所以乾脆用力推球,打算用這種方式把球傳出去,但沒想到反而因此造成更大的意外。

  「榮純對不起,你還好嗎?聽的見我的聲音嗎?」降谷的聲音微微顫抖,臉上的恐懼明晃晃地說明了他對澤村絲毫不假的關心。

  不過任大家怎麼叫嚷,澤村依舊處於昏迷的狀態。

  「澤村你沒事嗎?」快速衝下樓的御幸以近乎粗暴的態勢拉開圍在澤村身旁關心他的同學們,完全不顧其他人不滿地跪下身,顫抖著伸出手卻不敢觸碰緊閉著雙眼的澤村。

  「喂!澤村怎麼樣了?金丸?」隨後到達的倉持從御幸打開的入口擠進事發中心,蹲下身看了眼自家後輩緊皺著的眉頭後抬眼看向另一位後輩。

  沒有去深思前輩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金丸強迫自己努力組織語言回答問題,但話語中還是依稀可感覺的到顫抖,「我也不知道到底嚴不嚴重,但他跌倒時後腦勺撞到後面的板凳,那個撞擊聲有點嚇人。」

  「唔……」

  「澤村!你醒了嗎?怎麼樣了!?」

  「喂澤村!你還好嗎?」

  「澤村君?!」

  「痛……」從短暫失去的意識中漸漸清醒的澤村一臉痛苦地伸手摸向後腦勺,除此之外他還不能做出其他反應。

  「都先讓開!」這時保健室老師終於到來,她快步走入人群中央,蹲下身查看澤村的狀況。

  「發生什麼事了?」

  「澤村他被籃球用力打到頭,跌倒時後腦勺狠狠地撞在長凳上,剛剛昏迷了一段時間。」

  「好我知道了。」老師皺著眉頭,低頭檢查了一下澤村的狀態,而後她嘆著氣抬頭,「大概是腦震盪了,不過還是去醫院做詳細一點的檢查比較好。」說完,保健室老師快速拿出手機撥打119。

  在等待救護車到來的時間裡,倉持等人也通知了剛好這節沒課的高島禮,後者聽到消息後便緊張地跟著澤村去了醫院。

  等到救護車離開,操場上的意外事件也告了一個段落,學生們心神不定地離開,最後只剩下御幸和倉持。

  看著御幸呆然地望著救護車離開的方向,倉持嘆了口氣伸手拍拍御幸的肩,安慰道:「這不是任何人的錯,澤村他不會有事的,回去吧。」

  「……」

 

  因為澤村是學校明星社團棒球部的王牌,名氣本來就頗高,所以他受傷送醫的事情很快就傳遍了整個校園。那一整天,學生們談論的話題幾乎都是關於棒球部王牌發生的意外。

  下午放學後,棒球部的部員和已退役的三年級生都飛速趕到棒球場,等待片岡監督告訴大家關於澤村的情況。

  在眾人焦慮不安的氣氛下,片岡監督的身影出現在眾人的視線中。他望著部員們緊張的神色,語帶安撫意味、表情鎮定地開口:「大家不用擔心,澤村只是腦震盪而已,並沒有出什麼問題,沒有人需要為此自責。」說到這裡他看了眼降谷,給了他一個鼓勵的眼神後道:「晚點澤村就會回來了,不過他接下來需要休息兩週。高島老師說澤村的頭還是有點昏沉,而且貌似他對受到撞擊時到昨天之間的記憶都有些模糊,希望大家可以在生活上多幫幫他。」

  聽到澤村沒出什麼大事後眾人紛紛鬆了口氣,不過少數人的臉色卻在之後變得怪異,並偷偷觀察起青道前隊長的反應。

  昨天的話,御幸/御幸前輩晚上不是……

  被幾人掛心的當世人反倒是沒有出現眾人所想的失落反應,他現在所有的就只是還好澤村沒事的想法。

  這個人不能用表情去推斷他的真實情緒,身為大概是同學中最了解御幸的倉持沒有因御幸的表象而懈下心,反倒是走上前直面對上御幸的雙眼,「御幸你──」話才剛開頭他就突然想起他似乎不應該知道昨晚御幸向澤村告白的事,立馬轉移話題,「還好嗎?沒人會知道澤村會出意外,這也不是誰的錯,不是降谷也不是其他人,你知道嗎?」

  「我知道,你不用擔心我,還是說,倉持你還有什麼話沒有說嗎?」覺得倉持的關心來的有些莫名其妙,御幸奇怪地反問。

  該死,好想問如果澤村忘了他的告白他會不會再告白一次。倉持這時突然好想把昨晚的事實全部說出來,但這樣很可能反而讓御幸惱羞成怒,而改在他不知道的時候對澤村說什麼奇怪的話。

  不行,要忍耐。倉持在心裡不斷告誡自己,然後自然而然地開口回答:「我只是擔心你做什麼蠢事而已,照你對澤村那小子的佔有慾,該不會去報復降谷吧?」

  御幸挑了挑眉,仔細看著倉持的表情試圖找出什麼不合理的地方,最後終於在倉持即將不耐煩時回答:「不,降谷也不是有意的,我還不至於對他做什麼,更別說澤村最後檢查出來也沒事。」頂多就是對他的投球吹毛求疵而已。

  「是嗎?」倉持有些不相信地看著他。雖說剛才會問出這麼一句話只是臨時反應,不過後來想想他其實真的是有些擔心御幸會做出什麼驚天地泣鬼神的事。

  這個人不能輕易相信啊!倉持一直將之奉為真理。

  「當然,我像是那種人嗎?」御幸微笑。

  「不是像,你根本就是。」

  倉持的吐槽讓附近正大光明偷聽的幾人狠狠地點頭,他們簡直不能再更同意。

  「哈哈,是嗎?」

 

  傍晚時澤村頭上包著繃帶回到了青心寮,看到走路有些搖晃的澤村,降谷和春市立馬上前扶著他走路。

  「哈哈!不用扶著我啦!搞得像是我有多嚴重似的。」澤村雖然話語上笑著推拒,實際上卻是欣然接受他倆的幫助。

  「對不起,都是我的錯,這兩週我會負責照顧你,有什麼需要就跟我說。」降谷認真地看著澤村。

  「.…..不,拜託你千萬不要那麼做,這樣就是對我最好的幫助。」澤村乾淨俐落地拒絕了。雖然他不太清楚降谷為什麼突然說要照顧他,但大抵也猜到應該跟他會受傷有關。

  「榮純君你的狀況怎麼樣?」聽到兩人的對話春市忍不住感到好笑,不過該問的他還是得問。

  「還好,就是頭有點痛,也有點暈暈的,而且這兩天的記憶有點模糊。」澤村皺了皺眉頭,「其實今天是怎麼受傷的我完全沒印象,昨天......啊,昨天降谷你把我叫出去到底是要跟我說什麼?我完全不記得了。」

  在澤村說出這句話後四周一陣沉默,不知所以然的後輩們看前輩都不說話也跟著噤聲。

  降谷倒是沒有察覺到這不對勁的氣氛。現在因為愧疚感,他對澤村算是問什麼答什麼,除了訓練外的要求絕不說不的狀態。「昨天,御幸前輩他後來──」

  「啊啊降谷,我們去幫榮純君盛飯吧!」春市有些慌張地截下降谷的話頭,他覺得接下來的事還是由御幸前輩自己處理比較好。

  降谷也沒有猶疑就答應了,將澤村帶到座位上就逕自去幫他盛飯菜,而澤村也沒有繼續問下去,他覺得既然都忘掉了那大概也不是什麼重要的事情,雖然他還是有點好奇之後發生了什麼事,但那可以等填飽肚子後再問。

  因為上午的意外,又經過一系列的檢查,導致澤村中午根本沒有好好吃頓飯,現在餓得快死了。

 

  果然忘記了嗎?御幸沒有跟著其他人湊到澤村那邊關心他,而是獨自坐在位子上吃飯,不知在想些什麼,而站在澤村身旁的倉持則有些擔心地望了他一眼。

  搞什麼啊御幸這個白癡!現在到底是誰喜歡澤村這個傢伙?他到底是不是真心喜歡他啊!為什麼不來和澤村說話?倉持略暴躁地想著。

  「倉持前輩怎麼了嗎?」澤村見倉持突然止住了話頭沉默,忍不住開口發問。

  聽見澤村的問話倉持才回過神,「沒事,我只是在想你應該不會因為撞到頭變得更笨吧?本來就已經夠笨了。」

  「倉持前輩!」

 

  晚上待眾人用餐完畢後進入到自主練習時間,現役隊員們紛紛離開去訓練,而三年級生們也一一回房讀書,原本一些想要留下來關心澤村的幾人也紛紛被以各種理由帶走,最後就只餘下澤村和御幸兩人。

  因為不時的噁心,澤村吃飯的速度較平時慢許多,居然成了在一年級食堂加班組後最後一個吃完的人。他認命地緩慢進食,最後總算是完成了三大碗的份量。

  吃完飯後還不待澤村起身收拾碗筷,餐盤就被一雙大手自然而然地拿起,他順著擁有精實肌肉線條的手臂看向來人,訝異地開口:「御幸前輩?」

  奇怪,御幸怎麼都沒出聲?他還以為食堂只剩下他一個人,而且貌似從他回來到現在,御幸還沒有跟他說過一句話吧?

  「澤村,可以陪我散散步嗎?」御幸當然知道倉持等人的好意,無非就是想留給他和澤村一個私人的空間而已。

  澤村雖然覺得奇怪,但還是答應了御幸的請求。

 

  安靜走了一段路後澤村終於忍不住開口:「御幸前輩,你有什麼話要跟我說嗎?」

  「現在會好好叫前輩了啊。」御幸沒有直接回答,反而是說了這麼一句話。

  澤村雖然覺得莫名,還是乖乖地回答:「沒辦法,我現在是王牌,要給後輩做榜樣嘛!所以即便是御幸前輩這樣的人我也必須要表現出恭敬之心。」

  御幸哭笑不得,「什麼叫即便是我這樣的人啊?完全感受不到你對我的恭敬之心啊!」

  「啊?可是我已經盡力了唉!」

  「算了算了,你不用為這種事盡力。」

  而後兩人之間又陷入了沉默,直到御幸帶著澤村在漆黑而空無一人的牛棚中停下。

  澤村眨著眼睛看著御幸,在黑暗中更加明亮的金色瞳孔於御幸眼中似乎散發著某種魔力。

  「前輩?」

  御幸這才意識到自己居然看澤村的眼睛看到癡了,耳後不禁浮上一層熱度。他開始慶幸現在是晚上所以澤村看不見他的表情。

  不過他也同樣看不到澤村的表情這點有點可惜就是了。

  「咳,澤村,昨天我在這裡跟你說了很重要的事,既然你不記得了那我就再說一次,你不要說話安靜地聽。」

  「喔!」

  御幸深吸了一口氣,緩緩說道:「澤村你雖然總是吵吵鬧鬧,說話又不經大腦,腦帶也不靈光,總是做些讓人覺得丟臉的事,但不得不承認你就像我們青道的太陽,不畏艱難、勇往直前,吸引著人群圍繞在你身邊。」

  「我直言不諱地說,現在的青道不能沒有你,我想這點包含已經退役的克里斯前輩他們都會承認。但對我來說,你不僅僅是這樣。」

  本來聽前面澤村還以為御幸是故意要笑話他正欲發飆,後面卻讓他驚訝地瞪大眼睛,腦中渾沌的記憶貌似也隨著御幸的告白而逐漸清晰。

  「我不確定準確開始的時間,但每次接你的球,我總是感到別樣的欣喜,降谷、阿憲或我曾接過球的任何一位投手都不能讓我有這種感覺,只有你是不同的。看到你和其他人有過近的接觸我會不高興,你總是找其他捕手接球我也會不爽。和你鬥嘴、看你炸毛我會感到愉悅,想看你因為我而發怒;想看你因為我而害羞;也想看你因為我而高興。我知道這很難相信,但我想牽著你的手、擁抱你,甚至親吻你。」

  『我的意思不是你說的那種喜歡,更不是開玩笑也不是遊戲輸了你這個笨蛋!我的意思是你看的那些少女漫中的那種喜歡!』

 

  「我喜歡你。」

  『我、我喜歡你。』

 

  澤村咬住嘴唇,感受著胸口心臟的瘋狂跳動,忍不住顫抖起來。「御幸前輩真是太犯規了啦!哪有人告白兩次,這樣叫人怎麼拒絕嘛!跟昨天憋腳的告白完全不一樣啊!」

  這次換御幸驚訝地瞪大雙眼,「你、你想起來了?」過了一會兒他又意識到前面話語所包含的意思,皺起眉頭不可思議地道:「不對,你想拒絕我?」

  「……本來是這樣沒錯。」澤村將視線移開。

  「本來是?那現在?」

  澤村嘟嚷了一會兒然後扭捏地開口:「誰叫御幸前輩昨天那麼突然,像在跟我開玩笑,雖然你最後說你是認真的,但還是沒有真實感啊!」

  御幸揚起笑容,「好好,都是我的錯,那現在你的回答是?」

  「我、我……」澤村攪動著手指,害羞地抬頭看了一眼御幸然後快速低下頭,用像武士即將英勇救義那樣的表情大喊:「我、大概也是、喜歡…..前輩、的吧。」雖然音量漸弱到最後如果不仔細聽就聽不出來他在說什麼。

  「我說你啊,大概是什麼意思?」

  「……我不清楚啦!我又沒有喜歡過人!」澤村惱羞成怒,「可是少女漫畫裡面寫女主角碰到男主角都會心跳加速啊!所以我才說大概嘛!」

  「幹嘛擅自把自己帶入女主角的角色?」御幸笑出聲,「所以你的意思是說,你現在正在心跳加速囉!」

  「……姆唔唔!少囉嗦啦!是又怎樣?!」澤村已經拋棄了羞恥心什麼都不想管了。

  「恩,你可以完整的再說一次嗎?」御幸上前一步捧住澤村的臉頰,不給他任何逃跑的空間,「拜託。」

  面對御幸突然像撒嬌般的語氣,澤村完全無法抵抗,忸怩地說:「……我喜歡你啦。」

  「大聲一點?」御幸循循善誘。

  「我說我喜歡你啦四眼混蛋!!!」澤村閉眼大吼,照這音量大概整個青心寮都能聽得一清二楚。

  「哈哈~我好開心啊澤村君~❤」

  「等等!你靠太近了啦笨蛋!把嘴巴拿開!」

  「哈哈哈!」

 

  聽著從遠處傳來的嬉鬧聲,倉持等人不禁搖頭輕笑出聲。

 

  看來之後他們身邊就要多一對笨蛋情侶到處放閃了。


----------------

  御澤日系列就暫時到這裡完結啦!希望大家都過得愉快!

  嗯,降谷在這系列的文裡大概就是最強助攻我們不解釋。這篇就是劇情大起大落,不過一切都是為了讓後面看起來更甜嘛!

评论 ( 11 )
热度 ( 117 )

© 谷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