嗨嗨!這裡阿谷
文風百變怪
榮純小太陽親媽/偽
雜食媽媽粉
兒子開心什麼都好
&剛入坑刀劍的嬸嬸

【澤中心】致陽光般的你

>澤村一年級的情人節

這裡有從少女漫畫中獲取知識,從而成長為好男人的澤村

#2018.03.30御澤日系列賀文①

----------------

  結束了一天的課程和常規訓練,棒球部的眾人帶著被無處不在的甜膩氣息麻痺的嗅覺進到食堂。

  大部分的他們討厭情人節,這絕對不是因為他們又沒有收到巧克力的緣故。小部分的人則有些許收獲,但看見大夥兒明顯不高昂的情緒便也失去了炫耀的興致。好吧,其實主要是因為他們怕說出情人節或巧克力的任何一個字就會受到猛烈的攻擊,不過當然也有些人是由於往年巧克力收到手都軟了,根本就沒有要炫耀的意思,比如說他們青道棒球部的現任隊長御幸一也。

  其實比起今年收到多少巧克力,御幸還有其他更在意的事。

  「澤村呢?」御幸用略帶疑惑的目光看向剛拉開椅子在他身旁坐下的倉持。

  「他回宿舍拿東西了。」今年又是毫無收穫的倉持意興闌珊地回答並開始進食。

  「喔,是這樣。」御幸挑了挑眉,望了眼一年級們刻意留下的空位。

  不一會兒,一個響亮又充滿朝氣的熟悉聲線和由遠而近的腳步聲就打破了這份難得的寧靜。

  「各位!巧克力使者澤村榮純登場啦!」只見澤村提著一大袋巧克力衝進食堂,把努力吃飯的大家都給嚇了一大跳。

  幾乎是在澤村說出巧克力這個詞的一瞬間就將他拿著的大提袋奪走的倉持眼尖地發現提袋中的巧克力似乎沒有絲毫相似之處,不論是形狀或包裝都顯示著它們應該是由不同人所做或買的,隨即他用質疑的目光看向澤村,「這些巧克力是從哪來的?」

  澤村沒有絲毫的猶豫就開口回答:「這些是同年級的女孩子們給我的。」

  這個解釋顯然沒有讓任何人接受,反而在剎那間使得整個食堂忽地炸裂開來。大家忿忿不平、七嘴八舌地丟下吃到一半的飯菜將被倉持用固定技壓在地板上教訓的澤村包圍起來。

  「騙人的吧?居然有女生送澤村巧克力!?而且還有這麼多?」

  「澤村誒!區區澤村喔!只不過是一個澤村而已喔!」

  「我不相信!澤村他怎麼可能這麼受歡迎!?金丸你說啊!」

  無故躺槍的金丸嘴角抽蓄地看著燃燒著單身憤怒火焰的同輩和前輩們,刻意遺忘早上的自己也是這麼一副難以置信的樣子,無奈地扶著額頭說道:「很遺憾,這些巧克力確實都是女孩子們送的,這個我可以證明,不過──」金丸故意拉長語調,「全部都是義理巧克力就是了。」

  「切,原來只是義理,我就說嘛!澤村怎麼可能會受歡迎,不過就是區區澤村而已。」得到自己想聽的答案,倉持乾脆地放開因疼痛而嗷嗷哭叫的澤村,伸手拿了一盒看起來比較順眼的巧克力。

  「喔!原來都是義理啊,謝啦澤村!」

  「可就算是義理巧克力,收到這麼多還是令人不爽啊!」

  「啊呀!澤村的人緣確實好,女孩子們大概是看他可憐吧?」

  「可惡!我們竟然連巧克力都需要澤村的施捨,雖然這樣感覺自己很可憐,但如果不拿感覺就更可憐了啊!」

  聽到這麼多侮辱他魅力的話,澤村憤怒地蹦起身,指著開心拆包裝吃得很歡的眾人大喊:「嫌棄就不要吃得這麼開心啊!虧我還特意問她們能不能和棒球部的大家分享,你們真的很過分誒!」

  「好啦好啦!澤村你就原諒大家吧!大家只是連義理巧克力都收不到所以才忌妒啦!」嘴裡永遠吐不出好話的御幸一開口就獲得許多刺人的憤怒視線。

  雖然御幸好像是在安慰他,但澤村絲毫沒有被安慰的感覺,反而轉過頭嚷嚷道:「御幸前輩你今天的巧克力收得夠多了吧?所以這裡沒你的份。」

  手中偷拿的巧克力被澤村抽回,御幸揮舞著空空落落的手裝出難過的表情說:「澤村君好過分啊!前輩我今天把本命巧克力都拒絕了,所以沒收到巧克力呢~」

  「喔,那是因為你沒朋友吧?」說話技術大有長進的澤村成功噎住了御幸,讓其他邊吃巧克力邊看戲的眾人大感痛快。

  「澤村你說得對!誰叫御幸的性格那麼惡劣,沒朋友是他活該!」倉持嚼著巧克力,不嫌事大地落井下石。

  「我沒朋友還真是抱歉啊!但同樣沒收到巧克力的倉持君也沒資格說我吧?」很快轉移砲火的御幸絲毫沒辱沒他惡劣性格的評價,立刻反唇相譏。

  「你說什麼?!」

  「我哪裡說錯了嗎?」

 

  正當食堂裡的氣溫逐漸上升,即將掀起另一番風暴時,還住在學校的三年級生們剛好進到食堂來享用晚餐。

  「還真熱鬧啊!」

  「唉呀!又吵起來了嗎?」

  「嗚嘎!」

  「隊長和副隊長吵起來像話嗎?」伊佐敷雙手抱胸地走進食堂,環視後輩們,「所以,你們到底在幹嘛?從大老遠就聽到你們吵鬧的聲音了。」

  「報告純前輩!鄙人澤村將收到的義理巧克力與大家分享,這些是留給前輩們的,請笑納!」澤村畢恭畢敬地將裝著剩餘巧克力的提袋遞給伊佐敷。

  「很好很好,那我們就不客氣地收下啦!」伊佐敷獎勵式的拍了拍澤村的頭。

  「澤村,巧克力攝取過多對身體不好,記得注意攝取量。」後一步踏進食堂的克里斯臉上掛著淡淡的笑容叮囑。

  「是的師父!我一定會注意的!」澤村一看到克里斯就忍不住衝上前,像小狗一樣在他身旁打轉,「師父師父!有空的話可以幫我看看投球動作嗎?」

  克里斯看著眼睛閃閃發光的澤村輕笑出聲,「當然可以啊!」

  「太好了!」澤村開心地舉高雙手,一臉滿足。

  喂喂,明明他才是正捕手,這差別待遇也太明顯了吧?剛結束和倉持還未來的及開始的爭執,御幸看著眼前氣氛溫馨的師徒情深,悶悶地吃著飯菜,

 

  另一邊,幾位前輩並沒有辜負後輩的好意,各自拿了一份巧克力。伊佐敷發完巧克力後感覺到提袋內還有重量,疑惑地身手拿出最後的東西。

  「這是──」伊佐敷震驚地高舉手中的漫畫,「這不是最新的一集嗎?我一直想看但還沒來得及去買!」

  「嗯?」澤村回過頭,恍然大悟地說道:「啊!這是班上女生借我的,大概是不小心跟巧克力一起放進提袋了吧?如果鬍子學長想看的話可以先借你喔!」

  「謝啦!回頭前輩教你打擊啊!」伊佐敷連澤村對他的稱呼都沒有糾正就迫不及待地找了個位子坐下,但才剛翻開漫畫就有一封信突然從中掉了出來,落在地上。

  「這什麼?」伊佐敷將漫畫放在一邊,撿起淡粉色的信封來回翻看,並沒有看到任何註明收件人的字樣。

  「看起來像是情書呢!」亮介帶著他慣有的笑容語出驚人,本來吵鬧的食堂因為他的話瞬間安靜下來,所有人表情僵硬地轉頭去看剛盛完飯找到自己位子坐下的澤村。

  眾人視線的中心人物並沒有注意到數量眾多的炙熱目光,繼續埋頭苦吃,直到看不下去的春市搖了搖他的肩才讓澤村鼓著裝滿飯菜的面頰抬起頭。

  「澤村,前輩幫你唸出來吧!」沒有得到當事人同意的亮介將看似是情書的信封從伊佐敷手中抽出。還不待貌似是收件者的澤村反應過來,亮介就俐落地拆開信封,入眼的娟秀字跡讓他忍不住眼前一亮。

  稍微清了清喉嚨,亮介緩緩開口唸道:「你總是像太陽一樣,永遠散發著熱力,成為歡笑的中心。你的字典裡似乎不存有放棄這兩個字,一股腦向前衝就是你的代名詞。一步一步,像冬日的陽光吸引人們靠近,不知不覺就讓人將目光放在你身上。在遇見你之前,我從不知道有人的眼睛能像太陽一樣溫暖,閃耀著璀璨的金光。如果說,有哪個人像太陽一樣,那就是你。」亮介沒有繼續唸下去,信的內容雖不是走大膽的風格,但細膩表達愛戀之意的字句反而更容易讓人害羞。

  自亮介開始唸出情書上的內容,幾乎所有棒球男兒的臉就紅了,紛紛不好意思地低下頭,用餘光偷瞄澤村的反應,而後者在春市的解釋下終於知道那是寫給他的情書。

  澤村的臉頰微微發燙,第一次在大庭廣眾下被前輩唸出情書的內容,不感到害燥才奇怪吧?

 

  ──有點不爽。

  「唉呀!沒想到澤村君還挺有市場的嘛!真不愧是太陽般的澤村君啊!」御幸率先開口調侃,打破這本不應該存在於棒球部的冒著粉紅泡泡的尷尬氣氛。

  「區區澤村,區區澤村!可惡!區區澤村居然也能收到情書!」處於忌妒火焰下的倉持大力拍了下桌子,一把跳起衝向還沒反應過來的澤村,對他使出用盡畢生全力的格鬥技。

  「痛、痛,好痛!倉持前輩快住手!快救我!師父!」澤村哭喪著臉掙扎,試圖搬救兵挽救自己即將逝去的生命。

  「用力一點啊倉持!」

  「讓那個混蛋嘗嘗我們的憤怒!」

  「哈哈,加油啊澤村。」

  克里斯看著自家學弟突然變成全棒球部的公敵,忍不住嘆了口氣,決定等大家氣消一點再去救他。

 

  隔天,澤村在午休時間帶著那封被大家蹂躪的皺巴巴的信,照著信上寫的地點來到校園某一處的小角落。

  遠遠地,澤村就看見一名擁有一頭及腰栗色長髮的少女站在約定的地點,看起來像在等著什麼人。

 

  「就是她吧?那個喜歡澤村的女孩子。」

  「可惡,看不見臉啊,長得可不可愛啊?」

  「噓!小聲點,會被發現的。」

  偷偷跟在澤村身後的一夥人躲在牆角處推推搡搡,用氣音起了小小的爭執。

  「只不過是告白而已,有必要那麼大驚小怪嗎?」御幸靠在牆上喃喃自語,沒跟大夥兒一樣蹲疊在牆角邊偷看。

  耳朵靈敏的倉持詫異地回過頭,對著御幸說道:「那可是澤村誒!你就不覺得好奇嗎?」

  御幸撇嘴,「那又怎樣?只能說那個女生的眼光太差了。」

  倉持皺眉,「你在生什麼氣啊?」

  「……我沒生氣。」

  看了御幸幾秒,倉持似是懂了些什麼地挑了挑眉,「隨便你,我不想管你了。」說完,倉持回過頭繼續關注澤村那邊的情況。

 

  ──我才沒有生氣,只是覺得有點悶而已。

 

  待澤村靠近,那名少女也發現了澤村的存在。她抬起頭,白皙的臉頰浮上微微的紅暈,囁嚅道:「那、那個,澤村君。」

  可能是因為已經很久沒被這樣正式約出去告白的關係,澤村有些靦腆地搔了搔臉頰,「你就是寫信的人了吧?那個,我記得你好像是隔壁班的……」澤村努力搜尋與少女相關的記憶,但除了是隔壁班的這點之外他實在是想不到其他更多的信息了。

  少女撥了撥額前遮擋了眼睛的瀏海,像是在做準備般地深吸了一口氣,很努力地放大音量,「是的!我是一年B班的山下幸代。雖然你可能對我沒什麼印象,但我一直默默地注視著你。澤村君,我喜歡你!」

  說了說了,她說了!躲在轉角的一夥人突然興奮起來。

  啊……澤村有些苦惱地看了眼少女,一邊不動聲色地用餘光瞥了一眼躲藏在轉角的一夥人。

  真是的,就讓他們別來了,這樣對女孩子太失禮了。澤村在心中嘆氣,表面小小地吸了口氣,真誠地給出回應,「謝謝你告訴我,不過很抱歉,我現在並沒有想談戀愛的想法。」

  聽到澤村的回答,山下的眼眶泛淚,勉強露出難看的笑容,「沒關係,我本來也沒想著能成功,只是想把心意告訴澤村君而已,我才要謝謝澤村君聽我說。」

  澤村從口袋中掏出早就準備好的紙巾遞給山下,看對方愣愣地接過後,澤村張開笑容,玩笑似地說道:「山下桑,我認真的看過信了,你的文筆真的很好,我看完都差點喜歡上自己了。」

  山下看著澤村不好意思地搔了搔臉頰,忍不住輕笑出聲,「沒想到居然被剛拒絕我的人誇獎,感覺很奇怪啊,不過還是謝謝你的肯定。我的夢想是成為輕小說家,所以文筆被肯定對我來說是一件非常開心的事。」

  「誒是嗎?可以跟我說說你想寫的故事嗎?跟愛情有關嗎?是不是像少女漫畫那樣?」

  「可以啊,讓我想想該怎麼說。不過澤村君真的跟其他男生不一樣,我從沒見過這麼喜歡少女漫的男生。」山下漸漸從告白失敗的悲傷中退了出來,微微勾起唇角。

  「哈哈!我也不知道為什麼,但喜歡就是喜歡嘛!那我們邊走邊說吧?」澤村向前走了一步,伸出拇指比了比教學樓的方向。

  「好啊!」說的也是,喜歡就是喜歡上了,這也沒辦法。山下瞇起眼睛,嘴角勾起一抹笑意。

  或許這就是她會喜歡上澤村君的原因吧?山下看著澤村綻放出絲毫不輸給夏季陽光溫度的燦爛笑容忍不住想到。

 

  等到澤村和山下走遠,方才躲起來偷聽牆角的幾人緩步走出,每個人臉上或多或少都帶著震驚。

  伊佐敷嚥了嚥口水,語帶震驚地道:「我沒想到澤村會這樣拒絕告白,這簡直就像是、就像──」

  「少女漫畫的男主角一樣嗎?」在早上聽說了這件事而被拉來湊熱鬧的結成扶了扶下巴,表情鎮定地說道。

  其他人無話可說,不,應該說是反駁不了。

  「以前我們真是小看澤村了,一直以為他是笨蛋來著。」

  「他確實是笨蛋沒錯,但意外地是個透過少女漫畫成長的笨蛋啊!」

  「小澤村是個好男人呢!」

  「拒絕的方式如此溫柔,真不愧是女子會的成員。」

  大家一人一句吐著槽,似乎是想透過調侃來降低內心所受到的衝擊和震撼。

  原來澤村其實很受歡迎而且對女孩子還很有一套嗎?御幸低頭想著。

  但是果然──

 

  還是很不爽啊。


----------------

  稍微說一下好了,這個系列是在描述御幸漸漸喜歡上澤村並覺醒的故事。目前進度是御幸對澤村有好感,還沒有真正喜歡上,然後澤村無感XD話說,昨天我嗑了一堆all澤的英文同人,有好多想翻成中文和大家分享,等暑假有空時看能不能要到授權好了。

评论 ( 32 )
热度 ( 116 )

© 谷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