嗨嗨!這裡阿谷
文風百變怪
榮純小太陽親媽/偽
雜食媽媽粉
兒子開心什麼都好
&剛入坑刀劍的嬸嬸

【團寵澤】投手防衛戰(下)

>御幸崩壞OOC注意

>前篇【團寵澤】投手防衛戰(上)

>不同視角【團寵澤】棒球精靈探險隊

承接前兩篇的搞笑形式

----------------

  在眾人紛紛快速做好外出準備後,青道棒球部一軍的選手們別具一格的初次集體外出行動正式開始。

  「為什麼我一定要去?就是不想出門才拒絕掉他們的,而且公布背號的日子快到了,我才不想輸給他……」降谷一臉幽怨地小聲抱怨著,讓走在他身旁的春市忍不住輕笑出聲。

  「沒辦法,誰叫前輩們氣勢這麼高昂,總覺得拒絕他們會有很可怕的後果呢。」春市看著帶頭走在最前方的前輩們,輕笑也轉為了乾笑。

  這時降谷突然想到剛剛被眾位表情嚇人的前輩們逼問的樣子不禁打了個寒顫,打從心底為出賣澤村感到抱歉。

  走在隊伍後面的是幾位一年級新生,如果說三年級是氣勢洶洶,二年級是無奈,他們就顯得反應不一了。

  「別露出那麼恐怖的表情嘛,光舟。仔細想想這不挺有趣的嗎?」瀨戶側頭看著自家好友微黑的臉色,略帶安慰性質地拍了拍他的肩。

  「夏天就要到了,澤村前輩居然還和別校的選手出遊,太沒有責任感了。」居然是因為這個理由才拒絕他今天為他蹲捕的邀約,可惡!想到昨天被拒絕的事,奧村的臉顯得更黑了。

  瀨戶不明所以地看著突然爆氣的奧村,嚥了嚥口水收回了手,決定放手讓好友自己冷靜一下。

  「真不愧是澤村前輩,居然能和校外的選手有這麼好的交情。」同為一年級捕手的由井和奧村的反應可說是天差地遠,天生樂觀的他只是對澤村的好人緣由衷地感到敬佩而已。

  結成將司沒有說話,但是全身突然噴發出一種「我也要好好學習仿效」的氣勢。

  被隊長和副隊長勒令負責殿後的金丸帶著不滿地碎唸:「澤村那個笨蛋就盡是會給我找麻煩,不知道我的時間是很寶貴的嗎?可惡,今天的訓練計劃都毀了!」

  陪他走在後頭的東條臉上依舊帶著溫和的微笑,「別這樣嘛信二,訓練本來就講究勞逸結合,就當是好好休息吧!前輩們應該也是這樣想的吧?」

  金丸在聽到東條的話後沉默了,他實在不想潑好友冷水,但他也完全無法違心地說出同意的話。

  畢竟前輩們身上的氣勢簡直就像是不良份子準備去做什麼不好的事情啊!金丸在心裡說服自己忽視掉路上行人看到他們聲勢浩大的隊伍後略帶恐懼和疑惑的表情想著。

  走在最前頭的御幸雖然嘴角微微翹著,但黑如鍋底的表情卻讓人完全感受不到他的笑意,而走在他身旁的倉持和前園因為長相或體格的緣故本來就自帶壞人的氣場。這樣猛地一看,三人倒還挺像是負責統籌一切的老大和兩個負責出力的副手帶領著眾位小弟一副要去幹什麼大事的樣子。

  「澤村那個臭小子,等找到他我一定會給他好看。」倉持雙手插著口袋,露出了傳說中被稱為不良的表情。

  「哼!澤村他如果透露出什麼不利球隊的信息,就算是我也不會放過他的!」前園雙手握拳舉在胸口前方,露出了傳說中被稱為猩猩的表情。

  御幸倒是什麼都沒說,但反光的眼鏡卻讓人不由心生地感到恐懼。

  「哈啾!」獨自走在街上前往約定地點的澤村揉了揉鼻子,疑惑地四處張望,喃喃道:「奇怪,難道是有人在說我的壞話嗎?」

 

  待看起來像是要去滋事的青道一軍眾人們在幸運地沒被報警抓走,而終於找到澤村和他的投手朋友們時,他們正在棒球用品專賣店裡大聲嚷嚷。

  好、好蠢。這是所有人的心聲。大夥兒集體為他們居然認為澤村會不小心透露出對球隊不利的信息和被對方刻意套話的想法感到抱歉,因為那幾人看起來根本沒腦子做出這樣的事。想來也對,會約出門找什麼棒球精靈的人,他們還奢望他們能聰明到哪裡去呢?

  在看到真田似乎說了什麼話後澤村和成宮等人又風風火火地轉移陣地,眾人大大方方的在心裡給真田比了個讚。雖然澤村沒穿青道的制服,但看他在大街上犯蠢他們也是會感到丟臉的。

 

  因為怕被發現,所以在投手們踏入打擊場後他們並沒有跟進。

  「沒想到那幾人感情還不錯,相性也好,看來是我們白擔心了。」倉持背靠著牆、雙手環胸說道。

  「看來並不需要擔心澤村會被欺負的樣子,而且那幾人也都不是會需要耍手段的對手。」川上站在一旁笑說道。

  白州接著道:「所以可以自由行動了嗎?我看路上的行人看我們的眼光都很不對,我真擔心有人報警。」

  「我會繼續跟著,其他人可以先自由行動,之後再集合。不然人這麼多,那幾個人多少都擁有野性的直覺,被發現只是早晚的事。」御幸一邊說著一邊拿出翻蓋式手機搗鼓著什麼。

  野性的直覺……御幸究竟是把那些投手當成什麼了啊?三年級們覺得頭上有黑線滑下。

  「這樣也行,那我就跟你一起行動好了,誰叫我們的隊長大人沒有智能手機。」倉持拿出他的手機炫耀式地朝御幸揮了揮。

  「嗯,那就謝謝副隊長大人啦!不過在解散之前,有誰有認識的人在市大三、藥師、鵜久森、帝東嗎?最好是一軍正選。」御幸不懷好意的笑在眾人眼裡看起來越發不好惹了。

  「你想幹嘛?」倉持皺著眉頭看向御幸。

  「只是想給拐跑我們家投手的那些投手添一點小小的麻煩而已。」

  聽起來好像挺有趣的樣子。

  這樣根本不只是要去做什麼的樣子,而是已經做什麼的樣子了啊!幾位二年級和一年級看著前輩們不懷好意的笑容這樣想到。

  「所以,在那幾間學校有認識的人,而且有他們聯絡方式的人可以舉個手嗎?」

  一、二年級的孩子們乖乖舉起了手。好吧!其實他們也挺想看好戲的。

  「很好。」御幸露出勢在必得的笑容。

 

  剛解散後不久,幾位投手就吵吵嚷嚷地出來了。

  御幸和倉持小心翼翼地跟在他們身後,看起來因為人數減少,緊迫盯人的壓力也降低了的樣子,投手們回頭用驚疑的目光掃視的現象也減少了很多。

  「我肚子餓了啦!」澤村嚷嚷著,順利得到其他人的附和,最後他們略爭執一番後就一同跟著真田進到一家定食店。

  兩人跟著進了同一家店,為了避免被發現就選了一個離他們遠一些的角落坐下。

  「我們該慶幸澤村的嗓門夠大,即使離這麼遠也可以聽得很清楚嗎?」倉持一臉悠閒地觀察自家笨蛋後輩,看到他在他們被店員勸告要小聲些後露出不好意思的紅暈。

  真田向店員低頭道歉,表示會注意不打擾其他客人的用餐,順利用陽光帥氣的池面笑容讓店員小姐帶著羞澀的微笑離開。

  聽著澤村努力降低音量,用著閃閃發光的大眼崇拜地看著真田,御幸想他也許該再添油加醋一些東西,才對得起真田如此照顧他們家的投手。

  注意到御幸的注意力完全落在某個笨蛋身上而沒聽到他的話以至於得不到任何回答的倉持,自覺不想和空氣說話,安靜地默默吃飯並開心地等著看好戲。

  嘻哈!就是要跟著才能在第一時間欣賞到有趣的畫面啊!倉持低頭拿出手機,用打遊戲的手速飛快地敲擊屏幕,讓期待事態發展的其他人也能接收到第一手消息。

  屏幕另一端的眾人在看到倉持帶給他們的消息後忍不住為沒能親眼見證那畫面感到可惜。其實大多數人是想跟著一起來的,但御幸臉上明顯透露出叫他們快識相地滾的表情讓他們除了乖乖離開以外似乎也沒有其他更好的選擇,能對御幸的表情視而不見的大概也只有身為惡友的倉持了。

 

  午餐時間很快結束,投手們像無頭蒼蠅一樣到處亂逛,甚至讓跟在後頭的兩人一度質疑起他們是否還記得最初的目標。

  「誒~我在電視上看過那家店,聽說他們的霜淇淋很好吃喔!」澤村指著面前的招牌,用一臉明顯透露出想吃的表情看著其他人。

  「真拿你沒辦法,我陪你去買吧!」明明就是自己也想吃的成宮鳴口不對心地說出傲嬌的話。

  「真的嗎?成宮前輩真是好人!」澤村完全沒感受到成宮說的話只是為自己也想吃而找的藉口,一臉感動地看著他。

  看到澤村感動的表情成宮突然感到些許愧疚,但他得承認這副表情他還挺受用的。成宮伸手拍了拍澤村的頭,「嘛!看你乖乖叫我前輩的份上,這次算我請你好了!」

  喜從天降的澤村一臉欣喜的歡呼,「成宮前輩真是太棒了!」

  「這是偏心啊成宮,不如也請一下我們吧?」梅宮拍上成宮的肩,不出意外地被甩掉了。

  「休想,想吃自己付錢。」成宮乾淨俐落地拒絕了。

  「那還真是可惜啊,沒辦法,我們就自己出錢吧!」真田裝出一副落寞的樣子嘆了口氣。

  「別這樣嘛!我們可是好朋友喔!所以我的份也拜託阿鳴了吧!」

  聽到這樣噁心的稱呼,成宮額角冒出青筋,「別那樣叫我,我可沒有同意!想吃就自己買啊!」

  「誒~」天久嘟嘴表示不開心。

  「給我把那副表情收回去!噁心死了。澤村我們走!」成宮表示不想再跟天久廢話,領著蹦蹦跳跳的澤村走向店鋪了。

  「只是霜淇淋而已,你們有必要弄成這樣嗎?」向井鄙視著為了幾百日圓耍無賴、裝可愛的幾人,默默拿著錢包去排隊了。

  倉持站在一旁看完整段小孩子般的吵嘴,忍不住翻了個白眼,「小孩子的校外教學吧這是,你說對吧御──」

  喂喂,這裡的這位明顯更麻煩啊!倉持嘴角抽蓄地看著身旁表情不妙的惡友。

  拿食物當誘餌嗎?鳴你真是好樣的。御幸在心裡給成宮記上了一筆,同時想著該如何聯絡上很討厭他的原田雅功。

  「算了我不管了。」倉持攤手。對於似乎又有什麼想法而陷入思緒中並露出奇怪笑意的自家隊長,他已經無力再多做些什麼了。

  然而他也沒有想阻止的意思。

 

  待投手們東晃西晃,似乎是終於累了而來到附近的公園歇息,倉持立馬用line通知大家集合。

  幾乎所有隊員都在幾分鐘內到來,似乎是本就在附近的樣子。

  「他們在說什麼?太遠了聽不到啊!」前園努力在隱藏身軀的情況下將頭往前伸。

  「阿園你這樣會被發現的啦!」倉持無奈地將人往後拉。

  「榮純君的表情不對,看起來似乎很低落的樣子。」即便距離遙遠,眼尖的春市還是立馬看出了好友的情緒不穩。

  「嗯?被欺負了嗎?」降谷無心的一句話直接讓眾人險些什麼也不管地衝出去。

  「不像吧?其他人看起來有些吃驚,啊,成宮前輩站起來了。」東條的一句話暫時澆熄了眾人的怒火。

  「聽著,我只說一遍!我不知道你之後會不會拿到王牌背號,但我承認你的實力。我──成宮鳴,承認你──澤村榮純,是我的對手,聽明白了嗎?」

  聽見成宮話的青道眾人紛紛露出了驚訝的神色。如果成宮說出了這樣的話,就表示他是真的認可了澤村的實力,這點是無庸置疑的。

  緊接著,他們就看到其他幾人紛紛對澤村說了些什麼,而自家左投眼眶泛淚地露出開懷的笑容。

  他們還沒搞清楚到底發生了什麼事,自家隊長就大步一跨走了出去。大夥兒沒頭沒腦地跟了上去,下意識跟著隊長擺出一副可怕的表情。

  兩波人的距離越來越近,他們隱隱約約聽到他們說棒球天使什麼的,再然後隊長大人就開了口:「啊呀!你們幾個人要對『我們』的投手做什麼?」

  這是宣示主權嗎?耳尖的副隊長獵豹大人當然沒漏聽御幸故意下的重音,同時身為見證一切的他不免在心底真心為面前這些投手們默哀。

  時間抓得剛剛好嘛!這些人應該也是看他們出來才跟著跑出來的。幾位腦子比較靈活的隊員在看到別校的選手突然出現,接著王牌投手們紛紛露出不妙的表情後,紛紛用側眼偷瞄正叨唸著左投的隊長,同時為澤村感到擔憂。

  「對不起,御幸前輩。」澤村低頭承認錯誤,同時用餘光瞪著明顯是罪魁禍首、敗漏消息的叛徒,而犯人降谷則一臉事不關己地轉移了目光。

  「澤村,你在看哪呢?」

  被御幸溫柔的可怕的語氣嚇得露出貓眼的澤村顫顫巍巍地抬起頭,聲線也透出微微地顫抖,「在、在看前輩您啊。」

  「喔,回去把手機交給我,我要好好檢查你究竟都跟什麼人有接觸,有沒有透漏什麼對球隊不利的消息。」御幸扶了扶眼鏡,一本正經地說著為球隊好,實則完全不是那麼一回事的話。

  看來我該換個新手機了,不然這樣真的很不方便呢。御幸瞇眼想到。

  張口想反駁自己沒那麼笨的澤村在看到御幸陡然變黑的臉色後只能弱弱地接受了隊長的命令。

  加油啊澤村,這個前輩我還真幫不了你什麼,但如果你性命堪憂,我會想辦法救你的。倉持在心底為自家後輩暗暗祈禱,並希望御幸不要做得太過火。

 

  總而言之,就結果來說,投手防衛戰一役大概是青道的大獲全勝。

  至於之後各校為了避免投手們再度搞出什麼事,而創立了一個用來互相監督、交流情報的群組,那又是後話了。


----------------

  沒有下集了,接下來的文是2018330御澤年御澤日系列,目前規劃是四篇,會不會再增加我不敢保證,但不會少,希望三月底前能全部完成。

  不知道為什麼御幸在我的筆下總能變得很痴漢。

评论 ( 17 )
热度 ( 130 )

© 谷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