嗨嗨!這裡阿谷
文風百變怪
榮純小太陽親媽/偽
雜食媽媽粉
兒子開心什麼都好
&剛入坑刀劍的嬸嬸

【團寵澤】澤村榮純今年六歲(完)

>前文:

----------------

  「小澤村,這個給你。」吃過飯後,其實也挺照顧澤村這位小學弟的原五號室大哥哥增子透,拿出他特地帶來的布丁遞給澤村,立刻收獲眼睛散發光芒的吃貨小弟弟澤村榮純一枚。

  有禮貌的澤村小朋友再次忘記媽媽的話,想都沒想就接下了布丁,有禮貌地開口道謝:「謝謝──額......年糕哥哥?」不知道該怎麼稱呼增子的榮純,依著對他外表的印象猶疑地取了這麼一個稱號。

  「噗!哈哈哈哈哈──」整個食堂響起欲衝破天空的大笑聲。因為剛剛很安靜,所以所有人都聽到了榮純的發言,很多人都笑到飯都噴出來抱著肚子留著眼淚。

  「嗚嘎──」增子悲憤地抱著他的肚子,感覺心被狠狠地捅了一刀,偏偏他還不能也不忍對肇事者澤村小朋友怎麼樣。

  「噗哈哈哈哈!增子,你真的要減肥了啦!連六歲的澤村都覺得你太胖了!」伊佐敷是笑得最誇張的幾人之一,他一手抱著肚子,另一手指著增子嘲笑著。

  小澤村不理解周圍的大哥哥們為什麼又哭又笑,猶豫地看了看手中的布丁,然後像是下了什麼重大的決心,他一臉堅毅又有點不捨地拉了拉留著寬麵條淚一臉崩潰的增子的衣角,舉著剛剛增子送給他的布丁安慰道:「哥哥你不要哭,難過的時候吃布丁就會開心起來了喔!」

  增子一臉感動地抱住澤村,完全忘記上一秒他的心臟為什麼會中一箭的事情。

 

  正當棒球部日常往一個奇怪的方向越走越遠時,御幸掛著不懷好意的笑容搶走澤村拿在手上的布丁。

  「既然你不要,那就乾脆給我好了!」說著,御幸還做出欲將布丁打開的樣子。

  一開始搞不清楚發生什麼事的榮純只感覺到拿著布丁的手突然一空。他疑惑地抓了抓手,然後看向一臉壞笑的御幸。

  頓了幾秒,榮純看著御幸的臉和布丁,眼眶以極快的速度蓄積淚水,下一秒嚎啕大哭。

  「嗚哇哇哇哇──」澤村傷心欲絕的哭聲瞬間充斥整個食堂,引起了所有人的慌亂。

  在澤村蓄積眼淚的時候就意識到事情似乎不太對勁的御幸,臉上的壞笑即刻垮下。他有些驚慌地蹲下身試圖將布丁塞回澤村手中,「等、等等!不要哭啊!我是開玩笑的!布丁還給你!」

  「御幸!!」護崽的哥哥大人生氣地衝過來揪住犯人的衣領,迫使他遠離澤村。

  原本抱著澤村的增子在澤村開始大哭後便直接抱著他站起身,輕輕晃動,並拍著他的背哄他。另外,第一時間趕上來的還有克里斯和漫友伊佐敷。克里斯看著澤村不停地哭,擔憂地向增子提出換他抱澤村的想法,卻不約而同地被三年級生們以怕傷了肩膀為由勸阻。

  「澤村即便現在只有六歲,再怎麼說也有一百多公分、二十多公斤,你還是別逞強了,要是到時因為他又讓肩傷復發,等澤村那小子變回來肯定會很自責的。」

  看到大家這麼擔心自己,克里斯是又感動又好笑,無奈道:「哪有這麼誇張。」

 

  在前輩們安慰澤村的時候,其他一、二年級的現役部員正以倉持為首撻伐御幸的作為。

  「御幸,我真是看錯你了!居然欺負小孩子!?一點都不是男子漢!」前園大聲指責御幸的作為。要不是倉持正在對御幸使出格鬥技,他一定會衝上去扯著他的衣領大罵。

  「御幸前輩我看錯你了,你居然是這種人。」

  「御幸不是我要說你,你這次真的做的太過份了。」

  「是啊御幸前輩,您這樣真的不對,榮純君還只是一個孩子而已。」

  「太糟糕了。」

  大家七嘴八舌一人一句。被倉持的固定技壓制在地的御幸真是有苦說不出。自己做隊長也太失敗了吧?居然沒人幫他說話嗎?再說平常他欺負澤村也沒見你們這麼護著他啊!難道澤村變成小孩子的殺傷力真的有這麼大嗎?

 

  「嗚──眼鏡、嗝、壞蛋......」澤村抱著增子的脖頸哭到打嗝,還沒有停下來的跡象。

  「對對,御幸那傢伙是眼鏡壞蛋、混蛋、小偷,我們不要理他。」宮內像公牛一樣,氣體從鼻子噴出,同時毫不客氣地數落御幸。

  「好了不要哭了,已經沒事了,布丁在這裡喔!」楠木拿著剛倉持交給他的布丁,誘哄似的在澤村前面晃蕩。

  可惜澤村小弟弟並不領情,哭聲還有加大的趨勢,「麻麻、嗝......我要回家嗚啊啊啊──」

  前輩們一個頭兩個大,更加手忙腳亂了起來。

  「麻煩了啊,居然想找媽媽嗎?看來御幸的惡作劇只是個導火索而已。」亮介皺著眉頭說著。畢竟春市小時候也挺愛哭的,而且小孩子多多少少都差不多,身為哥哥的亮介還算是了解小孩子在想什麼,因而在面對這種情況時,他也就沒有大夥兒那樣驚慌失措。

  看著哭個不停的澤村,克里斯也有點頭大,「倉持說過澤村對這裡的記憶一點印象都沒有,心智也是完全的六歲小孩程度。想必突然出現在一個陌生的地方,即便再活潑外向也是會不安的吧。」即便沒有過照顧小孩的經驗,但克里斯還是很聰明地猜出澤村的狀況。

  「那要怎麼辦,總不可能真的送他回家吧?也不知道什麼時候會變回來。」丹波摸了摸他好不容易長出一點頭髮的頭,表情懊惱地說。

  「沒辦法了,澤村,我來陪你下棋吧!」

  「不,阿哲,這樣哄小孩是沒有用的。」

  亮介沉思了一下,望向伊佐敷,「純,澤村不是喜歡少女漫畫嗎?你把你房間的少女漫畫拿出來,唸給他聽。」

  根本無法反駁加上自己也看不下去澤村這樣哭到快昏過去的可憐模樣,伊佐敷立馬跑回宿舍去拿了幾本澤村很喜歡的少女漫畫。

  於是,食堂裡便出現這麼一個詭異的畫面。增子抱著澤村坐在位子上,伊佐敷用他那渾厚的嗓音唸著少女漫畫羞恥的台詞,旁邊大夥兒的尷尬癌都要發作了,但沒想到小澤村真的停下哭泣,微微抽噎專心地聽著故事。

  「真不愧是亮介啊,方法真有用呢!」楠木感嘆。

  「哪裡,只不過是對澤村性格和愛好的合理解析罷了。」亮介笑得花容失色,「倒是某個人,性格真是太糟糕了,得好好治治才行。」

  不不不,亮介你這笑容也太可怕了,再說你是最沒資格說這句話的人吧!三年級們雖然在心裡吐槽,但礙於小湊.超級大魔王.亮介的威壓,根本沒人敢說出口。

  至於即將要被治治的當事人則打了一個冷顫,心裡那是瘆得慌,總覺得有什麼不好的事要發生了。在澤村終於停止哭泣後從倉持的固定技下獲得解脫並被警告不要出現在小孩子澤村的視線範圍內的御幸一也如此想到。

  食堂外,站在門口圍觀半天的教練組覺得他們突然不認識自家的部員了。片岡監督因為帶著墨鏡,看不出表情;高島禮扶了扶反光的眼鏡,神情莫測;太田部長則是表面上看起來最無法接受的那個,他因為過於震驚而呈現死機的狀態;落合在經過早上的事件認識到澤村的威力後顯得倒是淡定,依舊抓著他的小鬍子,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之後,終於發現教練的部員們連忙離開食堂去訓練,三年級則帶著澤村到處亂晃陪他玩耍當保母。因為唸少女漫畫獲得澤村好感度的伊佐敷也順利得到抱抱小澤村的權利。在抱住澤村的瞬間,眾位三年級們彷彿看到伊佐敷的身後自帶少女漫畫般的泡泡背景。

  玩的開心的澤村已經完全忘記想回家的事,整個下午都很乖,前輩們走時也沒有哭,還約定下次再一起玩。晚上或許是因為哭過的關係,很早就睏了,連澡也沒洗就在餐桌睡著了,無奈的倉持也只能把澤村抱回他的床上。

 

  隔天早上,當大家看到十六歲的澤村活力滿滿地拉著輪胎跑步時,鬆口氣之餘還感到些許失落。

  當然,除了御幸那傢伙之外。

 

  「哈哈哈!我澤村榮純一定會成為王牌的!」

  「是是。」

----------------

◆後記一

  那是在澤村變成小孩事件後的隔天。

 

  澤村看著一臉憔悴的隊長大人,疑惑地問道:「御幸,你怎麼了?沒睡好嗎?」

  頭痛欲裂一臉快崩潰的御幸咬牙切齒地道:「要叫前輩,還有,你以為我會這樣都是誰害的啊?」

  不知情的澤村歪了歪頭,「誰啊?」

  看著澤村那面帶疑惑的童顏,御幸已經完全放棄與他爭論,「算了,沒事,都是我的錯。」

  澤村滿臉問號。

----------------

◆後記二

  自從發生澤村突然變成六歲小孩的事件後,雖然沒有人發覺,但棒球部除了御幸以外的所有人包括教練組對澤村都更包容了,比如說──

 

.情境一

  「姆姆姆~為什麼會有納豆啊?」澤村撇著嘴,一臉崩潰地看著眼前的罪惡之物。

  「嗯?榮純君不喜歡納豆嗎?那我幫你吃好了。」春市一臉溫柔地將澤村碗盤內的納豆轉而放進他的餐盤。

  「是真的嗎?!太好了!果然小春對我最好了!」澤村心懷感激地淌著淚道謝。

 

  同在食堂裡聽到一切的部員們自那之後,只要在當天有納豆的情況下,都會默默地輪流幫澤村解決,而每次都會得到澤村熱淚盈眶的感謝。

 

.情境二

  「啊!怎麼又輸了!討厭!」澤村嘟著嘴看著電視螢幕裡自己控制的角色死掉的畫面,不滿地嚷嚷。

  「嘻哈~你就認命吧!想贏我,你還早了一百年呢!」倉持坐在地板上一臉愉悅。

  「可惡!倉持前輩,我下次一定會贏的!」澤村不服輸地發出決勝宣言。

  「嘛!你還是乖乖地履行輸家的懲罰吧。」

  「好啦!男子漢說到做到,我很快就會把飲料帶回來了!」

  就在澤村行動力十足就要出門的時候,倉持叫住了他。澤村一臉疑惑地回過頭,問道:「怎麼了,倉持前輩?」

  倉持扔給他幾個銅板,榮純慌慌張張地接住。「這次我請客,記得買我喜歡的,你要喝什麼自己挑。」

  「真的嗎?謝謝倉持前輩!鄙人澤村感激不盡!」

  「吵死了,快去快回!」

  「是!小的立馬就去!」

 

  聽到澤村極富有個人特色的笑聲漸漸遠去,倉持嘖了一聲。

  ──難道我真的是當哥哥當上癮了嗎?

 

.情境三

  澤村咤咤呼呼地奔向牛棚,「御幸一也!請接我的球!」

  「駁~回~」御幸依舊用他標誌的壞笑再次拒絕澤村的請求,「再說,我現在在接降谷的球,所以你還是放棄吧!」

  「可惡!」澤村不甘心地怒吼。

  「哈哈~好了,降谷我們繼續吧!」可是當御幸擺好手套,降谷卻沒有擺出投球的姿勢,而是低頭考慮著什麼。「怎麼了,降谷?」

  不一會兒,降谷抬起頭,「御幸前輩,我覺得今天的投球數已經夠了,你可以接一下那個傢伙的球。」

  御幸驚訝地瞪大眼睛,「哈啊?你怎麼突然轉性了?」

  「喔喔!降谷你是不是累了?沒關係,接下來就由我未來的王牌澤村榮純來給你展示一下我的投球!」

  「......果然還是算了吧。」

  「喂!你話都說出口了就不可以反悔!」

  「......」

  「不要無視我啊!你!@#$%&*」

  御幸頭大地看著開始起爭執的兩人,「你們倒是問問我的意見阿喂喂......」

 

  諸如此類的事情數不勝數,但似乎沒人發覺,或刻意不去發覺。

 

  「喔西喔西喔!喔西喔西喔!」

  「吵死了澤村!」

 

  今天青道棒球部澤村.王牌吉祥物.榮純也被大家好好寵愛著喔!

----------------

◆後記三

  六歲的澤村榮純在失蹤一整天後終於被發現睡在公園的樹洞裡,心急的澤村一家頓時鬆了口氣,在感謝警察和鄰居後便帶著澤村回家。

  「媽媽!我今天見到很有趣的大哥哥們喔!他們都陪我玩,還有BOSS,他陪我傳接球,還有啊──」

  澤村一家只當榮純是在作夢,還為這麼豐富多彩的夢嘖嘖稱奇。

  「還有啊媽媽!我想要打棒球!」榮純眼睛閃閃發亮地說道。

  「棒球?」

  「嗯對啊!喔!還有少女漫畫!」

  「???」

----------------

◆後記四

  那是在那一天之前,所有事情的伊始。

 

  「不好,不小心打到別人了,而且還是個小孩,怎麼辦?」某人一臉「闖禍了」的表情看著出現在粉色煙霧中熟睡的棕髮少年。

  「算了,反正先安置這個少年,讓他睡一天好了,至於這個時間的他就不管了。」某人收起「十年後火箭筒.時間加長一天版」,背起十年後澤村走了。



----------------

  啊~終於完結了,我沒想過會寫到一萬字,真是嚇死我了XD

  值得紀念的第一篇鑽A完結文,雖然是短篇,但因為很有趣所以我寫得很開心,這個完結就當是送給小天使的情人節禮物吧!(跟情人節有什麼關係啊?

  題外話:最後一篇番外就是我想到這個故事的梗,感謝藍波吧!(大家應該知道是麼動漫吧?

评论 ( 16 )
热度 ( 120 )

© 谷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