嗨嗨!這裡阿谷
文風百變怪
榮純小太陽親媽/偽
雜食媽媽粉
兒子開心什麼都好
&剛入坑刀劍的嬸嬸

【澤中心】如果輸了的代價是離開(二)

內容極度OOC,慎入。

前文:1

----------------

  他們輸了。

 

  澤村一個人一言不發地坐在離球隊有一段距離的位子上。他不懂為什麼他們會輸,不懂降谷到底在煩惱什麼,更不知道自己接下來要怎麼辦。

  他認真地看著球場上帝東和稻實的比賽,想透過這場比賽得到什麼他自己也不確定,但他直覺這場比賽有很重要的東西,重要到他拒絕了倉持前輩讓他換座位的招呼。他可能會在之後挨揍,不過因為在這裡他可以看得更清楚,所以之後的事就之後再說。

  倉持和御幸互使眼色,但不論是誰都對那個今天表現異常勇猛的後輩感到一陣心虛。換投的時機的確是他們會輸的一大原因,但在澤村英勇地阻斷市大三的攻勢後,他們沒能為他拿下分數也是事實,明明那個笨蛋還拿下了他人生中的第一支漂亮安打。

 

  比賽結束,春市起身等待坐在最後一排的澤村走下來,「榮純君,明天有什麼打算嗎?降谷君說他要來看決賽。」

  澤村微不可查的停頓了一下才道:「我看錄像就行了,而且還必須要反省今天的比賽......」

  在春市感到詫異時,澤村停下腳步回過頭,臉上掛著春市無法理解的微妙笑容,說道:「王牌果然是個帥氣的存在啊......」可惜我已經沒有機會了......

  春市一邊跟上腳步一邊思索澤村那微妙表情的涵義,但直到回到學校,他還是沒弄懂那帶有淡淡苦澀的表情是什麼意思。

 

  回到學校後,興許是因為輸球的緣故,大家都沒什麼心情去管別人,各自解散去做自主練習,也因而讓澤村能在沒人發現的情況下去一趟校長室,告知他的選擇。他發現他比想像中還要簡單的說出因為比賽輸了所以他要退學的決定,並且語氣帶有他自己也沒想到的堅定,或許是因為事到如今他反而沒心思去思考,只能一條路直走到底。校長雖然微微皺眉有意挽留,卻還是讓秘書去幫他處理退學手續。

  澤村榮純是個笨蛋,所以他沒有想過退學的後果是什麼,也不知道要怎麼告訴其他人,只是覺得男子漢大丈夫,說話要算話,就直接去辦了退學。不過也有可能是因為他根本沒想過他們會輸掉比賽的緣故。

  不知道要怎麼告訴他的隊友就乾脆不說了,反正他本來就不是會思慮過多的類型,要考慮這麼多也是難為他了。

  手續辦的很順利,雖然還需要一些日子跑程序,但校長和不知何時過來的教導主任告訴澤村他隨時都可以收拾行李離開。

  儘管校長和教導主任兩人對澤村的離開都感到十分遺憾,但這也不是他們能決定的事。上面說把資源留給更好的,而降谷曉是目前青道的王牌這是事實,他們也沒什麼辦法。不過稍晚,當他們得知今天澤村的表現,以及片岡監督將背號全部作廢的事後,他們才知道何謂當下做的決定都是錯的。

  澤村離開校長室後來到放映室,早先他和渡邊前輩說好要看今天的比賽錄像,進行反思檢討,好在他並沒有耽誤太多時間。要播放時降谷也出現了,這他倒是沒有意外,意思意思問了句「要看嗎?」得到肯定的回答後就逕自去放映了。

 

  時間過得很快,他就這樣平平順順的過完這不怎麼順暢的一天,澤村躺在床上還覺得沒什麼真實感,沒想到這居然已經是他在青道的最後一天了。

  在倉持前輩和淺田還沒回來的時間裡,澤村已經把東西收得差不多妥當,只差一點還沒完成。說實在他的東西本來就不多,收起來也不費事,倒是那些少女漫畫......他想了想將它們放在書桌上,寫張紙條壓在下面請倉持前輩轉交給金丸,讓金丸幫他還給班上的女同學。

  至於為什麼不是直接拿給金丸,卻要特地請倉持前輩轉交。怎麼說,拿過去一定會被問東問西這點自知之明他還是有的。

  因為不知道要怎麼道別,所以他打算在早上太陽還沒出來前偷偷離開,反正平常他也是最早起來訓練的,幾點開始會有人出來他知道的一清二楚。

 

  澤村看著有熟悉黴斑的天花板,平時亮的發光的瞳孔此時卻顯得茫然而沒有焦點。他的腦中不自覺播放起來到青道後所發生的種種,一想到自己當初所發的誓言將真正成為不可能,一股委屈與不甘自心中蔓延開來。澤村忍住已經快滿溢出來的淚珠,不讓它們離開眼眶,因為他早就不是以前的那個愛哭鬼了。

  可惡,這不就像是在逃避嗎?

  澤村忍不住對自己感到厭惡,明明監督才宣布所有背號作廢,他卻已經沒有機會爭取他想要並一直為此努力奮鬥的那個號碼。

  他辜負了家人,辜負了家鄉的朋友們,辜負了所有相信他的人,同時也辜負了自己。

  他真是個失敗者。澤村閉上眼。


-TBC

----------------

後文:34567891011

【分結局.離開篇】:12131415

【分結局.回去篇】:16

评论 ( 8 )
热度 ( 38 )

© 谷安 | Powered by LOFTER